スポンサー広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廢料填埋場

[渡虎]蝴蝶

有的时候他会怀疑自己是不是身在梦中。
梦中的那个世界,天空蓝的仿佛被雪洗过,溪水清的仿佛溶化了的水晶,树无一不是绿的扎眼,而空气中更是堆积着各种花的香味……整个世界里色彩鲜明的过分,视线里晃动的都是美到不真实的一片景色。
还有人影。
可爱到任何人都无法抗拒的少女,憨厚老实却时常脱线的大师,还有……还有谁呢?
果然,是梦吧……

他从那个迷离在真实与梦境的虚幻边界醒来,眼前是老师布满青筋和线的罗刹之颜。
被名为“春困”的自然生理现象困扰着的初中生缩了缩脑袋,最终不得不乖乖地到走廊里去罚站。而他一边站着,却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呵欠,连忙伸出被色学生制服包裹着的手臂举到面前掩饰着太过懒散的神态,而一片樱花却不知不觉飘落胸前。
是方才在窗口的座位上睡觉,外面的樱花花瓣被风卷着,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吧?他有些出神地望着那片樱花,却怎么也回忆不起刚才梦中的内容。
自己在课堂上打盹,应该只过了很短一段时间罢,但那个梦却似乎长到望不见尽头。
梦里好像有很多事,很多人……
到底,到底还有谁……?

********************************************************************************
“啊呦!”
渡一惊而起,吓得在一边玩耍的美子和同样在和煦的春风中昏昏欲睡的大师跳了起来。
“啊,抱歉……”他尴尬的摸摸脑袋,连忙为自己莫名其妙的惊醒而打扰到同伴道歉。
“怎么了,小渡,梦到什么了?这么惊慌?”大师呵呵笑着。
“没,没有啊……”
“哦!噩梦,噩梦!”美子一如往常在自己身边跳来跳去,完全没有身为天才魔法美少女的自觉。
“不是,不是!”他摆手,却渐渐的又无法信任起自己。
算了,应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吧……他这么想着,把刚才还在怀疑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的经历抛到脑后。

“呦!小渡!”那个有着金黄色头发,天蓝色眼睛,还长着一个小小犄角的少年又在自己的眼前出现。
“哈哈,哈哈,是虎王!”美子欢快地跳上去,有如一只扑着翅膀的小喜鹊。
少年王子很有些尴尬却顺手无比地接住了几乎是直接扑入自己怀中的少女,大师在一边呵呵笑道:“虎王进步不小,这回接了个正好,总算没被撞到四脚朝天!”
渡径自笑完,一本正经地说:“大师,好歹给人家留些面子,虎王毕竟还是个王子不是?”
虎王放下自己的小未婚妻,怒道:“你们不笑话我不舒服么?”
“你应该明白,看你和美子的好戏可是我们生活中不可替代的精彩节目啊,如果不抓紧机会好好欣赏可是会后悔的哦!”渡揉了揉鼻子,闭上眼睛伸出一根手指在面前晃着,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无赖相。
“……”虎王咬了咬下唇,作势要打,一阵风却偏偏吹过,春天的花瓣和草屑霎那间随风乱飞,众人不觉转头闭眼,并用手遮住了脸。而当风散去,渡抬起头来,却见虎王捂住了眼睛,龇牙咧嘴。
“怎么了?”
“有东西进眼睛里了……”
“别揉,越揉越不好!”渡伸手想去拉开虎王径自揉个不停的手,还未碰到,却忽然放下了手。
大师扫了一眼,咧嘴笑道:“来来来,我帮你吹吹吧!”
虎王揉着眼睛,表情痛苦,却还是比较明智的婉拒了貌似脱线的大师的古道热肠。但对于摩拳擦掌一脸天真笑容的美子,他却更加遍体生寒,不由一把拉过明显讶住了的渡,说:“小渡,你帮我吹吹……”
“你……”渡顿了一顿,却故作姿态把手一摊,说:“哈哈,还是我稳重可靠,过来过来!”
两个男孩子便在一瞬间凑在了一起——从未想过居然会在如此意想不到的情况下如此靠近……
霎那间,虎王后悔了。
渡眯着眼睛,细细地看着那双湛蓝的眼睛,却在下一秒钟将视线移开了。
四目相对,居然如此令人无法忍受!
他只是看着少年的额头,将金色的额发抚了上去,轻吹对方的眼睑,刻意地忽略了少年那细微的一丝颤抖。
视线打了个弯,还是不由飘回了那双清见底的眸子上。蓝色的双瞳,一望见底,亮亮的,好像夜空中蓝色月亮的光晕。
你从哪里偷来了月光,藏在自己的眼睛里?
两人猛然分开,被异物入了眼的少年还是揉着眼睛,眼眶已经有些泛红,却说:“啊,没事了。”
“哦……”渡呐呐地说着什么,也没人听清。
“算了,睡午觉去!”虎王顺势双手枕着脑袋,往草地上一躺,转过头去不再看任何人。
“喂喂!虎王!为什么不跟我玩!”美子大为不满地跳上去,却被大师一把拉住:“虎王看上去好像很累,让他睡会吧。”
的确,在他出现的时候大家便都看了出来,疲倦的神色在那个孩子的脸上的实在是太明显了。

********************************************************************************
某张带着疲倦神色的脸庞在甜乡中飘过,忽然像是被某种听不见的声音召唤一般,一闪便隐没在深沉的昏暗中。直到显得有些刺眼的光亮硬生生的撬开自己的双眼,少年才发现自己躺在河堤的草坪上,先前更是睡得昏天地。
远处隐隐传来飘忽不定的铃声,他才想起来原来午休时间早已结束,而看看现在的日头,估计也绝不会是下午第一堂课的铃声了。他抓抓脑袋,毅然决然的决定,既然已经睡过了头,不如干脆就让一下午的课翘地圆满吧。
“哎呀,是不是有些不好,毕竟是高中入学的第一天上课呢……”少年嘀咕着,声音里却丝毫听不出任何可称之为“悔意”的物质。
书包还放在学校,现在就算要去哪里溜达,由于钱包不在身上也无法找个稍微有点情调的地方打发时间。高中入学第一天便毫不在乎的翘课的无良高中生在面对眼下的问题上犯了难,难道就继续坐在这里,等到太阳有偏西的意头之后再回学校去拿书包么?他怔怔地坐在原地,望着眼前缓缓流动的河水,伸了个懒腰。
头顶上一片带着淡淡红色的花瓣随着身体的运动自眼前飘落,他摸了摸脑袋,更是沾了一手的花瓣。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全身都被春日里纷飞的花瓣落满。他忙站起身来甩了甩头,又拍了拍身上色的学生制服,一抬头,只见离开枝头静静凋落的樱花便在自己的视线里铺散开来,风一吹过,更是洋洋洒洒,几乎要迷住眼睛。
他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却恍如电光火石一般,浑身僵在那里。
到底,是哪里的视线?
从很久之前,他总能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视线,在注视着自己。或许是从遥远的地方,抑或是……梦里?

日头偏西,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他才将手插进裤子口袋里,缓缓走回学校。
果然已到了放学时间,今天是开学第一天,学校里的各个社团也在勉力地进行着拉人活动。他大摇大摆地取回了书包,正要离开学校,却被某个热情过度的学长莫名其妙地拉到了棒球社,观看学长们在已经略显温暖的春日的空气里挥洒青春。
他苦笑几声,正打算悄悄开溜,却见边上放着的一框棒球,便神使鬼差地上前去,作出一个标准地投球动作。
霎那间,某些似乎应该被自己遗忘,或是一直疑惑着究竟是否曾经历过的事情闯入脑海。
自己究竟是否也曾面对着无数奇形怪状的生物,投出什么东西?而那东西,到底是球,还是……飞盘?

********************************************************************************
“唔……”他缓缓地睁开眼睛,忽然觉得身下软乎乎的,好像是什么人的身体……谁的?
“啊!!”当他看清楚目前正伸出一个什么环境之后,不由发出一声惨叫,向后挪动了好几尺。
“嗯……”方才被自己莫名其妙压在身下的金发少年明显是被那声惊叫吵醒,转过了身子,揉着眼睛,嘟囔着:“你干什么!我腰酸背痛腿抽筋,都是给你睡得……你倒是叫什么叫!”
“你……你……我,我……”还没听出来对面少年话中可以产生无数歧义的悲剧英雄,创始山的救世主,战部渡小同学,被彻彻底底的吓到了。
忽然,一张眼睛大到可以当镜子照的少女脸庞跳进眼前,咧开了嘴:“哈哈,虎王被你睡得腰酸背痛腿抽筋,虎王被你睡得腰酸背痛腿抽筋!”
“什,什么??”百口莫辩的小英雄啥时哑口无言,脸涨得像个红色的风船:“你说什么?我没……”
“小渡啊,这是你不好了,晚上睡就睡了,还那么不老实。人家虎王难得和我们一起露宿过夜,你非挤到那边去,还把身子横在人家身上……我睡着之前把你挪开,一觉醒来你又睡到那边去了……”一边也明显是被自己过大的动静吵醒的大师保持着靠在树干上的姿势,无奈地叹了口气。
“啊啊啊,天啊,这都怎么回事!”
“我还真是看不出来,你的睡相居然这么差!”金发少年忿忿地坐起来,敲着肩膀,说:“拜托,我被你压在底下睡了半个晚上,我都没说什么,你反应那么大做什么!”
啊啊,求求你别再说了!彻底丢了面子的救世主好像不愿认清事实一般的紧闭双眼,敲打着自己的脑袋。他总算听出来刚才自己和对面少年的对话有多么惊悚的效果,更别说一转头又有美子小姐眨巴着双眼,透出一股小恶魔的气息。
这时,我们的魔王王子同学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霎时下意识地伸手一拳打上对面正不知所措的少年,力道竟是毫不客气。
啊……小星星在飞……被出乎意料而力道十足的一拳打得晕头转向的小救世主向后倒下,心底里忽然涌上一阵悲哀。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直到他和龙王丸一起冲入创世山第七层的魔王宫殿,面对眼前那个熟悉的身影驾驶着的机体的时候,才觉得当时被少年王子打的那一拳让自己的头脑愈发的晕眩起来。

********************************************************************************
“渡君,渡,醒醒!教授点名呢!”
“嗯?”他迷迷糊糊地自梦中苏醒,身旁的女友焦急的脸庞映入眼帘,紧接着清晰起来的则是大学教授看向这边,似笑非笑的表情。
“战部同学,我的课就那么让你觉得无聊么?”
四下里嬉笑的声音稀稀拉拉的响起来,他猛然间站起来,大声道:“到!”
笑声更大。
他在教授杀人的眼光里尴尬地坐下,不由埋怨起身边的女孩:“你怎么不早一点叫醒我?”
“我叫了,推了你半天你也不醒呀!”女孩无奈地说:“渡君,你今天怎么睡那么沉?”
“我做了个梦。”
“梦?”
“我梦到了小学时候的事情。”
“那么遥远的事情啊……”
“嗯,我梦见自己成了被选中的救世主,呵呵,你相信吗?”他转头对着女孩淡淡地笑了:“不仅有我,还有我的伙伴。”
女孩捂着嘴呵呵地轻笑出来:“可你之前说,你小时候调皮捣蛋,无恶不作呢。不过……”
“什么?”
“不过只有你这样的人,才会做这种梦吧?拯救世界之类的。”少女低下头,掩口葫芦,肩膀却抖动地更加厉害。
“喂喂,你也别小看我好不好。”青年耸耸肩,端正的面容上汇出无奈和自嘲。
“不过……是梦而已……”说到一般,连他自己都有些不确定了。
是的,是梦。一直以来,持续不断的做着的梦。
梦里,有山,有树,还有那些连在梦里都无法忘却的人们。
只是最后的最后,这毕竟都只是梦而已。

他打着呵欠从校舍走出来,女友亲昵的挽上他的手臂,娇声问:“渡君,今天我们去哪里喝茶?”
哪里好呢……他随口应付着粘人的女友,无端地想着这个问题。
霎那间,他停住了脚步。
又是……那个视线。
但这次不同了,他分明看到某个金黄色头发的身影,在涌动的人流中一闪而没。
是你吗?是你无数次出现在我的梦中吗?阳光一般的头发,却有着向月亮偷来一般的清蓝眸,充满触动人心的热情。
他下意识甩开女友,奔向人群。举目四望,却再不见某个萦绕在自己梦中,挥之不去的影子。
我还在做梦?
如果我现在是在做梦,那么你又怎会好像离我如此之远?若我不是在做梦,你的视线却为何总是淡淡,围绕在我身边?
到底是蝴蝶梦见了庄周,还是庄周梦见了蝴蝶?


恍恍惚惚的,他又回到了某个有着明媚阳光的午后,少年坐在自己的身边,自己与他相视一笑。
那时,仿佛他们身边还不存在魔王,不存在那些似是而非的战斗。

END

后记:
主线无,情节无,高潮无,文笔无,意义无。五无产品啊……
若不是为了墨颜,我想我一辈子也不会写这个CP吧……感谢墨颜姐姐让我看到自己还有这种潜能……
生日礼物晚了两个月,再怎么都说不过去。冰天雪地跪求原谅……
既然已经不能算是生日礼物了,那么就这样吧:
夏中见舞!

2007年7月23日
晚21点13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介绍,是什么?能吃吗?

未那个啥/萝卜

Author:未那个啥/萝卜
自留地纯粹
人品崩坏有

水产存在可能
补品存在不定

ACG向主
耽美向主

同人大好
(向来N作并萌因此爬墙无)
中度声控

垃圾产出有
吐槽有
YY有
妄想有

现居袋鼠国

目前为:
动画连载及新番
漫画连载及新作
国内及菊家腐物
ComiCon
等等等等……
看不到吃不到所苦

APH露中米英
家教8059
等等等等……
萌点燃烧中

时光,请让我无视
<06 | 2007/07 | 08>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QRコード
QR
検索フォーム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