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広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無責任廢話

有关小资

有几天没写一百题,今天捡起来看看,忽然有种感觉。
这两天又买了几本吉本芭娜娜的书,除了她的两本比较贵的长篇,10元左右的短篇小说和小说集我都买了,越看越有感觉,尤其是白河夜船(当年看的玲珑的《夜之河》就很受这篇的影响)看的时候有种快要陷下去了的感觉。不过不管如何,吉本的书我虽然喜欢,但也能比较明显的看出她的局限性,不过作家本人写作的风格比较随性,我却反而喜欢这种不重情节,仿佛散文一般的风格。
我不是什么文学青年,我只是一热爱狗血小白,思想腐败堕落的俗人,只不过同时脑中有着严重的小布尔乔亚思想,就连喜欢的同人CP也带着严重的个人口味——虽然我萌的大都是烂大街主流CP……
说到CP,不能不说那些我在看如此小资的吉本的书的时候,脑中浮现的那些感觉小资的CP。小资CP真的是存在的……比如TF,我觉得这个CP由于F教主的存在,真的是一个相当小资的CP。POT圈只要是与F,A,YUKIMURA相关的CP都很小资,看那些小布尔乔亚风格严重的书的时候脑中浮现的灵感,大都能够用在这些CP上,比如TF,OA,SY等等。同样小资严重的还有OZ——由于队花给人的感觉就是小资青年,于是OZ也是小资得要命。其他我在一百题下面列出来的,我能写的CP大军里,有很多都是小资CP——当然,很多都是就我个人的感觉而言的——列举如下:
光亮(亮小资),室青(勉强了些,但小资风格用在这对上绝对可以),仙流(两人之间的感觉小资),米妙(两个人都小资……妙给人感觉严重些),沙穆(两个人都小资,穆严重一些),白(白马少爷小资),平新(新一女王小资),LT(T感觉小资),大豆(跟仙流一样是CP感觉小资),家教圈的CP,银魂圈的CP,星昴(小资透顶一个CP),白(LULU的身份放在那里,要小资太容易了),晴博(古装风格的淡淡的小资),西伊(从我看的第一篇文开始感觉就是小资的),月L(两个人都小资)……
总的来说,其实有些CP本身未必如此小资,但那个圈子的整体文章风格就很小资,比如钢炼圈,柯南圈,家教圈,银魂圈……火影圈也有小资文,但我觉得过于小资就不符合里面人物本身的感觉了(虽然写得很棒),同理可证还有死神圈等等。
可能城市里长大的女孩子多多少少都有些小资风格,写出来的很多文章都是充满了浓浓的文艺小资情调,比如仙流和米妙,小资感觉的文章简直一抓就是一大把,但其实原作里都是热血漫画……SD圈,SS圈去如果都走原作路线,估计很多被奉为经典的文章根本就是写不出来的……望天,但那些文章的确好,至少我喜欢得很……这难道也是同人这种东西的奇妙之处?
其实我没什么资格说人家小资,因为我自己写出来的文事实上也都是小资文,不过在我眼中,“小资”并不是个完全的贬义词……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無責任筆記

番茄网王,似魔似幻,风中凌乱

为纪念这两周番茄台又开始周末重播山寨网王,我继续看的似魔似幻风中凌乱,特地把这篇文章搬过来……囧

2008年7月25日晚七点半,这是个全中国POT FANS需要铭记的日子。
说实话,最早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我跟大家一样都是一个反映——五雷轰顶,外焦里嫩,似魔似幻,风中凌乱。但当我抱着“囧囧真有神,雷雷更健康”的心态准时坐在电视机前之后,我发现,我居然……欢乐了……捂脸……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我这个虽然不能说是死忠了但至少身为全中国较早一批开始看原作(02年)写同人(03年)的老资格(让我姑且这么说一下吧,虽然已经爬墙很久了……)网球王子饭对这部国产真人电视剧的评价是这样的呢?且听我细细道来……

首先,引用XQ姐妹的一句话:“认真了,你就输了。”
这句话非常正确。首先,人家番茄花大价钱买了版权,还拍出来了,看一看又有什么打紧,浪费人家的辛苦工作多不好……因为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对于原作粉来说这电视剧雷点众多。如果真要一点点抠的话,绝对是没法看的。大部分对此剧深恶痛绝的同好们大都也是出于这个原因。菜说她看了几眼,生理上想吐,我很理解她……但是,我认为这部电视剧的诞生对中国大陆来说,本身就是一个创举。台湾毁了不知道多少部日本漫画,日本本土也每季都出漫画改编电视剧,而且很多都毁得够可以的(比如《花君》,还我梅田北斗来!!相比之下我觉的台湾版的梅田都比日本的要好,大泪),他们能做的事情,为什么我们不能做呢?我们的封神演义,西游记,三国演义被日本人改编的除了名字都看不出来哪是哪了(虽然改了之后我萌的要死……),为什么我们不能返回去玩玩对方的原作呢?首先,在这点上,心态就要放平。虽然是个人意见,但我还是觉得那些抱着原作死活不放,并且哭着喊着“网王对我的人生产生了重大影响/我就是因为网王才来日本留学的,你们不能这样……”这种话的粉丝本身就是萝莉。不过一部漫画而已,至于么?我也理解纯情少女们对待青春回忆和初恋的心情,不过人总归是要长大的。恩,这一段好像写得还是粉认真地……囧
既然是中国人拍成了中国电视剧,那么我们就要把这部剧独立出来,当做一部中国电视剧来看。就此而言,这部剧很多地方还是有闪光点的。私以为,至少比某些台湾偶像剧要好的多得多。
中国人拍,出于国情需要,改改名字什么的我能够接受。君不见,日本人改编他国作品也是要把名字日化的,比如《我的野蛮女友》,台湾拍的所有日本漫画偶像剧也都把名字中化了。所以首先名字这一点,我觉得虽然是雷点(我,我毕竟还是原作粉啊,泪),但还是能够接受的。
其次,形象。原作里有些人的形象根本不切合实际,比如大石的鸡蛋头,观月和迹部的发色,如果真的在电视剧里做出来,我倒还真觉得雷——电视剧跟COSPLAY舞台剧是不一样的呀!大家可以去看看日本拍的《死神的歌谣》电视剧,那个发型发色,的确原著了,但为什么就是看着别扭。那样夸张的造型对于真人电视剧来说并不是好事。不过菊丸和手塚的发型其实是可以做到的,这点如果像日版电影一样的话就好了,不过现在这样也算不上雷,我还是挺喜欢毛毛的造型的:)总之,很多细节,为了追求原著而追求,就苍白了,就像日本拍的真人电影。严格的同学我也不好说什么,但我是觉得,番茄网王里的某些改动,可以接受。
然后,情节。中国大陆电视剧嘛,原作里的很多元素当然无法满足,这不是明摆着的么?日本自己改编的很多漫画电视剧,都做了不小的修改,何况根本不同国情的中国?把它作为中国青春剧来看的话,很多情节都是可以接受的,虽然说教部分真的太多了……好吧,其实我觉得那些符合中国国情的细节真的很让人欢乐,比如鞠万(……)的英语作业问题,陶成武(明明我的输入法出来的直接是桃城,我还要去改,ORZ)跟某女(那个某女,是我少有的出离愤怒的一点,后面说)关系暧昧了点立刻被队友们推推搡搡的开玩笑,以及大学里的四人寝室,这些细节,多么多么的乡土,多么多么的中国,多么多么的亲切啊!我看的时候真的很欢乐口牙!相比之下,很多同人写出来的剧情要雷上一百万倍啊。大家那些同人都看下去了,对电视剧这些剧情却如此苛刻,何必呢……
说到同人,不得不说,这电视剧实在就是为我们狼而拍的啊!青学四王道都相当有体现,看的人销魂无比,我看到那些JQ满满的段落的时候是一边奸笑一边在沙发上打滚的(犬……),而且很多冷门CP,乃至逆CP都是能够看出蛛丝马迹的,实在是只要你想得到,就能找得到。这么让人欢乐的剧,何必要去抵制呢?平常哪有这种机会哦!
有关演员长相,我觉的实在是冤枉好男了。说句公道话,光看脸,他们哪里比不上网舞了哦。大家如此不爽不过是小马过河先入为主的原理罢了。想当年,刚听说要有网舞这种东西出现的时候我也是十二万分不爽,看定妆照的时候真是一个人一个人的唾弃过来,但结果呢?一代萌的我不知天南地北了。二代……我不想说了。我真人电影愣是没看下去就是因为二代那群人(除了U和树……本乡弟弟当时也是不太待见的,现在看了他的其他片子还挺喜欢的),当然还有冰帝民工团。三代绝对是喜欢的,四代的质量和三代相比下降了好多,抹泪……就身高形象而言,网舞的很多人也不是那么原版,至少我到现在就没看到一个符合我心中不二的形象。KIME腹很萌但其他也不是十分的像,树苗过于性感且英俊秀气的过头也不像了。陈周助同学,身高我就不说了,因为四代里面的身高差让原作设定这种东西已经可以忽略了,光看颜,其实真的是很美好的。同理,秦龙马,张关越,巫季步都不错。这些人的形象连许废那家伙都认可了,我们又何必再跳出来指责不休呢,反正我看的时候就纯粹是在看帅哥……

好了,接下来该拍砖了。有些话我还是不吐不快。自认为对这部电视剧的看法比较中肯了,但有些东西还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先捡不重要的说——你们能不能多打点柔光把他们的皮给磨亮了坑洞斑点都磨没了啊!看的时候太郁闷了!还有那些女性角色,妆浓的都恶心人了,某女的烈焰红唇,我真是被恶心到了!化妆都干什么吃的去了!
我最大的腹诽,就在于人物性格的把握。这一点是这部电视剧不可回避的弱项。好歹你说你演的是那群人,不是套个猪头就说自己是猪八戒了。见过有着孙悟空性格的猪八戒么?这部剧给我的感觉就是如此。我不知道到底是剧本的问题还是导演的要求还是演员的理解,反正我看电视的时候对人物性格的忍耐,是我拿出最大的宽容还是不能完全容忍的。我认为,首先写剧本的这班人就对于原作精神没有好好领会,我不奢求他们要对原作有爱,但既然是要改编剧本,不可能连人物的基本性格特征都荡然无存了吧!
部长,我真为你悲哀,你这个有名的沉默冰山在原作里浩浩荡荡9年连载也不过在最后露了一个笑容,而在这里,你却不得不时时刻刻笑得跟朵花一样,居然还会骂人,还会跟队友开玩笑!编剧导演你是在恶搞吗?我只在恶搞同人里见过在脑子被抽了和吃错药情况下的这种部长!我是部长命,这点实在是晴天霹雳一样的雷。只要看到部长露笑容,我就绝望啊。写剧本的,你给部长写那么多台词是什么意思?你想表达什么?中国特色的好领导么?你当人家焦裕禄还是孔繁森啊!
不二,你不说话光微笑的时候就是一朵花,一开口我就炸飞。原作里的不二基本上还是比较喜怒不形于色的,你急,急也不是这么个急法,到底谁叫你吼的!就算是同人里面我也没见过会吼的不二啊!这部剧里面,通讯基本靠吼。从上到下,没一个没吼过的,编剧导演到底为什么这样,我实在弄不懂啊!就算我不是不二粉,也觉得这是不可容忍的。
小蛇,你是我觉得最冤枉的。你的沉默害羞属性和标志性的“嘶——”呢?全变话痨了!你吼,没关系,但只在跟桃城抬杠的时候吼得比较厉害,谁让你见人就吼的!而且你本来也没那么嘴贱,就算抬杠,也是嘀咕一声,没见过这么当众挑事的。殿下的形象还是过关的,跟自家小攻互动的时候也萌的我打滚,但基本性格我实在不敢恭维。算了,我当你傲娇受,常年生理期,情绪不稳定总行了吧……还有,你真的很像士兵突击里的561……
龙马,总的来说形象都满意,演技也还说得过去,但“拽”的定义不是狂,不是傲,不是没事找事啊。王子命肯定会哭的,因为你们家王子会吼了,会迁怒了,会和女孩子玩暧昧了……反正该有的不该有的性格他都有了,唉……
其他的,我都忍了。士兵陶(于是这部剧名字该改成《网球突击》了么?)长相有点像班长,性格也像兵营里出来的,演员是东北人,连“别介”这种话都出来了,捂嘴笑。总的来说是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阿桃,长相还挺端正的,气质也很阳光很正,我还是挺喜欢的。就是你眼睛怎么长的,好死不死看上了那么个女人,连原作里原本因该暧昧的感情挑明了,“我喜欢你”都说出来了,我的桃越啊(当然剧里的JQ还是大大的有)!泪奔。超儿的大石性格上没什么太大的问题,毛毛演技看涨,菊丸虽算不上活灵活现,但至少有他自己的特点,还是比较可爱的,就是大只了点……(永山,濑户,一太郎,我爱你们啊!)大菊CP17-19集果然JQ满满……!好荡漾……超儿和毛毛我都是喜欢的。大王你不愧是科班,而且还是原作粉,青学9人就你的钱真智最原版啊!跟海堂之间的互动也是,啧啧啧……还有河村同学,基本上没什么存在感,不过颜也还可以,片尾的那张含泪的脸好美丽……囧
教练,龙爸爸什么的都能接受,不过两个人好像有点暧昧,哈哈。外校角色看得还不多说不出什么,不过颜基本上都能看,个别几个还相当不错。说下女性角色,原作里我是相当不待见樱乃这个弱弱的毫无个性的小兔子“女主”,电视剧里虽然也有很多毛病,但至少不像原著里啥都不会,你还会画画……(囧RZ)相比之下,作为中国电视剧的女主,与原作相比还稍稍胜出一点;朋香一如既往的聒噪,电视剧里声音更大了,更刺耳了,更泼辣了,但也没啥特别的缺点了。于是,你们俩,请尽情的……百合吧……
最后,我愿意用我心中积累的所有恶毒的话来咒骂番茄网王里的杏。原作里,他是我最待见的女性角色了,结果现在给改成这么个样子,我甚至不愿意回想啊!长相不好看,化妆恶劣,造型乡土(跟前面的“剧情乡土”相比这里的乡土绝对是贬义),性格和作为就不用说了,除了恋兄还在,其他真是一无是处!我昨晚看完之后一直在回想当年看那篇把我虐得不轻的桃越文《丝绒》(现在看来很做作的一篇文,但人总有萝莉的时候,当年我可是看一遍虐一遍)的番外《某年某月某一天》(橘家兄妹恋),那里面的杏真坚强,性格真好,比原作还要有女人味,跟阿桃之间的关系处理也是我觉得相当好的。我不指望电视剧能把角色拍成那个样子,情节改动制造冲突上的需要我也明白,但是,但是也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吧!番茄台的剪刀手辣手摧花,把很多有爱情节在电视播出版里都剪掉了,为什么不把这个女人的戏份剪掉啊!看着难受到想砸电视啊!
总之,既然拍了,至少也敬业一点,我不要求你像日版那样连个扣子都按照原作来(日本人做事是出了名的细致),但至少也尊重一下原著的人物塑造好不好?在我看来,需要改动的很多情节跟原著人物性格不变并没有太大的冲突,既然能做到,做什么不去努力一下呢?关键还是在于:没有领会原作精神!对原作:没,有,爱!

说了那么多,好像我还是认真了?算了,总的来说XQ上的大家都是抱着宽容和看戏的心态在看这部剧,只要不把它当作我们心里那个网王,就可以了。出了XQ,没地方不砸的,看着难过,大家都这么认真何必呢!于是我还是窝在XQ跟大家一起幸福的YY好了。总之一句话,这年头,能找到部这么让人欢乐的剧不容易啊!就算砸,也请真正看进去了再有的放矢的砸。什么?看不进去?那就不勉强了……不过听说过不调查研究没有发言权这句话么?

無責任筆記

看到好作品就是会让人感觉如此幸福啊!

先让我大吼几声吧,吉永史大神!我爱死你了!
来说说最近看到的几部非常非常喜欢的漫画。吉永史的《大奥》《花漾人生》《真正的温柔》《昨日的美食》,中村春菊的《世界一初恋~小野寺律场合》《Hybrid Child》,还有円陣闇丸的漫画版《没有你我无法呼吸》和一个短篇《静寂的咒文》。
円陣闇丸的作品是我喜欢的画风,简单而清新,不过《没有你》是改编自我很喜欢的榎田尤利的那部小说,原作本身就没什么话说,加上円阵老师的画风,感觉很好的。静寂的咒文是短篇,好像以前在季节还是最爱上面登出来过,我则是机缘巧合下到的。虽然很短,基本上可以当作正常向来看,画面和氛围非常好,尤其是主角带着聋人插画家去“看”LIVE那一段,真的很打动人心。
中村春菊的《Hybrid Child》我是先听的DRAMA,剧情什么的都已经知道了,所以比较遗憾不能最大限度的欣赏作品本身,不过这的确是一部优秀的作品!世界一初恋我看得相当开心,老实说就算看全了纯情系列,我当时还是没对中村有什么特别的感想,也没感到为什么这部作品如此受欢迎,可能是因为她的画风没我想象中的美型精致吧?但莫名其妙的看完了世界一初恋就感觉到了,中村的作品的确有独特的魅力在里面,该开心就开心,感人的时候又很能打动人,画风和作品本身的氛围融合得很好,跟水名濑雅良那种精致美丽的画风不是一条路子上,但有自己的风格——是我先前太过于带有感情色彩了,所以作出了不够负责任的评价:)。总之,看漫画的时候就是这么觉得——啊,我喜欢这部作品!这样的话,对读者而言已经大大地满足了。

主要还是想抒发一下对吉永史的热爱。如果说世界一初恋是满足了我对于好作品的需求,那么《大奥》和《花漾人生》就是完全超出了我满足程度的好作品!这两部漫画都不是耽美,但《大奥》我一拿到手就连续看了三遍,每看一遍都在捶桌,实在是太好不过的作品了!《花漾》则是前三本一边看一边狂笑,太有趣了!到了第四本,不怎么笑了,看的时候却变得思考起来。总之,这两部作品都是十分具有深度的——我到了看青年漫画的年龄了啊——一看完都让人忍不住想说点什么。
大奥大约在前几年曾经看过《新干线》上的推荐,当时好像单行本才出了一卷的样子,但已经得到了很高的评价。这部作品本身的设定相当耐人寻味,虽然不是像绿JJ上那种故意YY出来的的“女尊”(其实我一直觉得这种设定很寒),但是设定为全由女人延续下来的江户时代的历史也十分有趣,第一本的故事背景是这种由于男性疾病导致的不得已而为之的情况已经形成的时代,大奥中男性们和女将军的故事简直就是真正《大奥》电视剧中那个勾心斗角的翻版,却有着与众不同的味道。但我认为精彩点还是在于第二第三本。女性挑大梁这种情况产生的过程,第一代女将军家光的诞生,以及她和她的恋人有功之间的故事。吉永老师的风格看过她的BL漫画的读者都很能体会,画风不是很美,画面也比较简单,但是真的有其独特的韵味,我相当喜欢的就是这种不动声色的搞笑或者煽情的笔调,没有大张旗鼓的渲染,而是靠读者自己去品味——我不管是看文字还是漫画都是喜欢这种风格呢!
花漾人生说的是高中生们日常生活的故事,但漫画本身的受众群却已经不是高中生了,所以我作为远离高中时代五六年之久的成年人,看着虽然觉得于自己的学生时代来看十分亲切,但也未免有点居高临下的感觉了。这个故事虽然有比较重点描绘的人物,但总的来说应该算是群像,吉永老师在描绘的时候笔调幽默调侃,看的人忍俊不禁,但结尾则笔锋一转,深刻的部分立刻就出来了。如果说光看前三本还能觉得这就是纯粹的高中生故事,但到了最后一本,那就是彻底的青年向了——因为受众群为高中生的漫画绝对不会如此真实(哪里有……汗)的描述有关生与死,婚外情,师生恋,成功与挫折之间的问题。总之,我最近觉得自己词汇贫乏了,不管是小说还是漫画,很多感想都不能很好的描述出来,还是要靠自己亲身的体会,才能觉出好来。《真正的温柔》《昨日的美食》都是耽美向,但《美食》真的就可以当作烹饪漫画来看ORZ;《温柔》是老师比较早期的BL漫画短篇集,虽然画风没有后来利落,但已经能够感觉到相当的描绘和表达的技巧,并且作者本人的风格也尽情展现了,总之我很喜欢。

DRAMA,听了慈英臣系列的第一部,世界一初恋1,还有料厅游戏,其实都没听完整,但还是有点感想的。首先来说MIKI和HiroC那部。我不否认我收这个系列是抱着一部分对于LT的爱……但没想到居然把我震到了——是震,不是雷。我也说不清我对这部听到现在的感想到底是如何的,但真的是说不出来的滋味。MIKI的表现从头到尾都挑不出什么毛病——这人我现在真是对他已经么有任何话好说了!所以主要的焦点还是在猫神那边。娘娘这次的表现怎么说呢,前半部我还想吐槽——娘娘你不适合热血刑警,真的不适合热血啊啊!!但到了后面真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诱受得实在太过分了!老实说我雷里面的工口,真的很雷,尤其是对比娘娘之前的表现。如果是那张褥子湿了,由于整部猫神的角色风格都很统一,我就没被雷到,就算说出“做到让我怀孕的程度”这种轰天雷的台词我也没觉得怎么样,因为一开始就是这样的,冬贵真说出这种话就来他的性格而言我是可以接受的,但臣不一样啊!总之,听到第一部三分之二的部分,我要缓缓,先停下来一阵子然后才能把剩下的部分和第二第三部听掉……其实我不想怪娘娘(不过他的表现的确有一定问题),是原作不好原作不好啊!再度感叹Border Line系列是多么好的作品啊啊!
世界一初恋相当可爱,很好的表现了漫画的部分。我只听了漫画看过的小野寺律场合,觉得小西和近藤都不错!还有,果然是清水最高啊!我是觉得近藤挺有前途的,就算在动画里。我看好他。另一场合听到了一点,配受的小立花表现得也不错,但是为什么总觉得你的声音像MAMO……ORZ
料厅游戏是为了听小翅膀。虽然目前小翅膀的的角色定位有点单一,基本上身上多多少少都带了点三桥的影子,但至少我还是很吃这套的。他的声音真的好可爱好可爱(还有小下野也好可爱好可爱)!谷山继续无感。老实说他唱歌什么都挺好的,但就我听过的碟和看过的动画角色而言都很无感,我也奇怪了……
最后,那部MIKI X JUN2的没有脸的男人也听了点,MIKI继续让我折服,JUN2配那部的时候演技也成熟了,感觉也是不错的。晚上MIKI哄弟弟睡觉那段真是身子骨都软了。无奈我现在想听的碟实在太多……那部又没有翻译,听起来有点吃力,等以后找到翻译,或者有心情的时候再听罢。

廢料填埋場

[袁哲]双旋

胡扯八道练笔突发文。

Side A
袁朗是个杀猪的。
但因为他是袁朗,所以他绝不会只是个杀猪的,他还卖猪肉……当然,这其实也并非他的主业。

有人可能会问,为何他不至少是个种南瓜的,或者是卖菜的,那么我也无法告诉你确切原因。
可能因为他刀法很好,而相比切南瓜,这种刀法比较适合剁猪肉。

回归正题。
说杀猪卖肉不是袁朗的主业貌似也不甚恰当,因为袁朗投入在另一份活计上的时间相较他的一天十二个时辰一个月三十天来看,的确相当之少。
他的另一份活计,是眼下正在全国闹得轰轰烈烈的“叛党”的首领之一。
但要真说他是叛军首领,似乎也不大像。
因为他身为朝廷三令五申悬重金捉拿的叛党头头,却仿佛丝毫事不关己地生活在可称得上是敌人大本营的京城里,光明正大地开着他的袁记猪肉铺,雇了个伙计,养着一条看门狗,小日子过得滋滋润润的。
就算当前时局那么乱,老百姓也还是要过日子。贫苦人家红白喜事要买肉,富贵人家天天饭桌上要有肉,袁记猪肉铺的市口好,于是生意便也差不到哪里去。

这天傍晚,袁朗看看天色差不多了,于是打算收了铺子,回去吃饭。正擦着刀,他却忽然闻到一阵淡淡的仿佛花一般的香气。
“三多啊,你闻到什么香味了没?”他问自己的伙计。
“没,没有啊……”
“嗯,可能是花铺子那边飘过来的吧……”

袁记猪肉铺的对面这两天刚开了家卖花的铺子,没看到别的伙计,就只一个年纪轻轻的花匠,孤身一人,时不时地进进出出,张罗着店里的盆花。但也不知是因为时局差还是花匠不太会做生意,袁朗天天坐在铺子后面卖肉,却总也看不到几个顾客。

真香,这应该是茉莉吧。
袁朗探出身去,望着对面那家门可罗雀的花铺,吸了吸鼻子。


Side B
吴哲到这个国家留学已经两年了。
这个不大的城市有一片很漂亮的海滩。即使是在科技发展到人们可以随心所欲的坐在家中体会世界各地仿佛身临其境的风景,这条处于吴哲上学下课必经之路旁边的海滩在他看来也依然是一处美不胜收的风光。

时间是2016年的初夏,已经是可以下海游泳的时间了。

这天傍晚,吴哲正从半个城区之外仅有的一家中国超市买回一堆食材和调味品,打算招待周末要来自己所居住的出租房聚会的朋友。东西不少,加之他的背包里又放着一堆从图书馆借来的专业书籍,所以他特地借了个有拖杆和小轮子的帆布购物小车。而正当他把东西拖到楼下,打算努力搬上六楼的时候,小车的车轮忽然华丽丽地掉了下来,轮子骨碌碌地滚到了几公尺之外的地方,乖巧地躺倒了。
他无语地蹲下身去查看这经不起风雨的购物车,正在哀叹到底如何才能回去面对好心借给自己小车的研究室师兄史今的时候,身边经过了一个人。
他抬头看过去,夕阳却正好从那人的背后照射过来,在自己眼底投下一个模糊不清的剪影,看不清那人清晰的相貌,只知道他是个男人,留着个平头,身材高大。
“你……”那人在他身边停下来,看着由于购物车轮子脱落而一个震动从车里落出来撒了一地的糟卤,豆瓣酱,香木耳之类的中国菜材料迟疑地问了一句:“是中国人?”
“是啊!”吴哲没好气地说——因为他头一次看见这种见到自己陷入如此窘境,却只把目光放在食材而不是同胞身上的人。
“你住这栋楼?”那人又问。
“没错!”吴哲一边捡着地上的东西,头也不抬地回了一句。
“哦。”那人点了点头,径自走进了楼道,却丝毫没有露出会帮自己忙的意思。
虽然吴哲倒也不见得真的需要他帮忙,但如此没心没肺,身在异乡见到了“落难”同胞却毫无所动之人的这种言行,只能在他心头的无名火上浇一把油。

等到他好不容易把东西收拾整齐了,吭哧吭哧提上六楼,却正好看见自己屋子的对门吱呀一声开了,接着就探出了半个身子。
“原来我们是邻居啊。”对面的男人向自己点点头。
吴哲看了他一眼,冷着脸开了门,接着进门关门,一句话都没丢给人家。


Side A
这天,三条街外的王丞相府要大宴宾客,特派人出门采购,要袁记猪肉铺送上好的三百斤五花肉过去。三多正巧不在店内,于是袁老大就亲自送货上门。

和丞相府的下人们打着招呼笑嘻嘻地从后院出来,袁朗一抬头,正好见到对门的小花匠低着脑袋走过来,抬头和自己打了个照面。
袁朗让到一边,小花匠点点头道:“袁老板,你来送肉?”
两人先前也互相点过头,却从未说过话。袁朗见那小花匠先开了腔,便答道:“叫什么老板的,都是街坊,跟着邻居们叫我袁大就成。”
“袁老板客气了。”
“你来送花?”
“嗯,这边的管家说要买四十盆茉莉装饰府邸,我先过来看看放哪。”
“哦,你生意还不错啊。”
“说笑了,好不容易开张,小生就借袁老板吉言了。”

袁朗推着送肉车往回走,心想,这小花匠谈吐不俗,想来原应是个读书人。
不错,他正喜欢读书人。

袁屠户回到店里,伙计三多已经回来了。见三多神情有些紧张,还没等他开口说事儿,袁朗就先摆了摆手让他别说,随后收了店铺,锁好门,这才推开厨房碗橱后面的秘道入口,走了进去。

秘道是从他家一直挖到城外很远的偏僻的杂木林的。如今叛军兵临城外三四百里,一见秘道里站着的人影,袁朗便上前笑道:“怎能劳动大将军亲自前来相谈?”
原先一直在外带兵的叛军首领之一高城见袁朗神情轻松,也顾不上与久未见面的伙伴先叙兄弟情谊,便皱眉道:“你你你怎么还这么悠哉!你你你知不知道你的相貌都快要暴露了!等到明天大街小巷贴满了加上你人像的悬赏布告,你就等着被抓去菜市口斩立决吧!”
袁朗听了心中略惊,却是不动声色地道:“消息怎生走漏的?”
“我哪里知道!那什么,我看你还是把铺子收了,紧带着三多到城外避避风声为妙。”

袁朗最终还是没走。
倒不是因为他不怕被人抓到,而是他觉得叛军马上就要达到京城了,很快就是可以和王丞相一同里应外合推翻在位昏君的大好机会,这等节骨眼上,他若走了,城里的隐藏起来的人马又将如何调配,岂不是坐失良机。
也不知高城使了个什么手段,最终被垂死挣扎的腐败朝廷抓走的是肉铺隔壁的铁匠白铁皮。白铁皮为人老实本分,胸无大志,被禁卫军从家里捉出去的时候吓得大喊大叫,听说被投入大狱之时就已奄奄一息,但朝廷之人估计为了从他口里套出情报来而给他灌了点药,好歹吊住了命。袁朗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暗地里吩咐在禁军里做到千夫长的石丽海假若能照顾的到,便想办法保他一保。


Side B
这天,吴哲和同一个Team Project的学友昏头胀脑地从图书馆出来。见一群人都被教授苛刻的要求熬得面带菜色,成才便说要大家一起去下馆子撮一顿,他请客。
“成才好大方,怎么?中大奖了?”C3戳了他一下。
“没啥,帮着史师兄做项目,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师兄给了点零花钱。”成才脸上的酒窝绽的很开。
“好家伙,史今的钱你也好意思拿!”吴哲忍不住吐槽:“人家日子也过得紧巴巴,平常就很照顾我们这些同胞师弟,你也没有个感激之情还拿人家的钱?”
“我原来真说不要,但他硬要塞给我,弄得我不拿不好意思啊!”成才抓抓脑袋,面露难色。
“不如这样,我们去买点东西,晚上吃火锅,把师兄叫上。”C3提议,“说好了这周末去吴哲家了,成才,今晚就到你家成不?你不是说你那个House最近住的人挺少的么?应该人多吵一点也没关系吧。”
“成啊。”

于是三人分头行动,买了底料,食材和啤酒,成才还叫上了别的专业关系不错的师弟马小帅,连带史今,五个人一起到成才跟别人合租的House里开起了火锅大会。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何况都是远离异国他乡的一群兄弟哥们,闹腾起来虽不至于天翻地覆,倒也热火朝天。出于对中国传统餐桌节目的致敬,没吃几口大家就开始拼酒,过不了多长时间,酒量不行的吴哲就有些上头,脸红红的,拉住成才开始抱怨新来的对门。
“你说,那叫什么人啊!看上去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连个事也不懂,还同胞呢!”
“的确够不像样的。难得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碰到祖国来的,还正巧是邻居!以后就算不互相照顾也是需要好好相处的,那人的确不太上路。”C3似乎也有点醉眼朦胧,在边上听着,忍不住插了嘴。
“没错吧!要不今天晚上你跟我回去住,见识见识那家伙!”
C3这阵子正和自己Home Stay的房东闹得有些不愉快,吴哲这么一邀请,他自然满口答应,想着正好找个地方混一夜,免得见到白人房东那又肥又胖如同打了气快被撑爆的猪皮一样硕大的身躯。

吴哲和C3两人喝得东倒西歪地从成才家出来,但好歹脑子还算清醒。
到了吴哲家楼下,C3说:“这么晚了,你真要去把那家伙的门给敲开?你们又不熟。不怕人家以后找你麻烦?”
吴哲的酒劲比C3厉害些,挥着胳膊高声道:“没关系!我正要教教那家伙什么叫做善待同胞!”

到了自家对门,吴哲深吸一口气,哐哐哐地敲起了那屋子的门。
敲了半天也不见人来开,C3把耳朵凑上门去听了听,说:“屋子里好像没人。”
“这什么人啊,三更半夜的不回家,一看就不是个正经人!”吴哲确定地说。
C3倒是一边帮吴哲掏钥匙一边小声嘀咕:“你倒也知道这都三更半夜了………”


Side A
袁朗最近总是不知不觉地注意对门那小花匠,无奈高城千叮咛万嘱咐成功之前不可大意,于是他便只得在小花匠从自家门前经过的时候交换几个近似招呼的笑容,而不敢多说什么,引来额外的事端。
但你一笑我一笑的这么一来二去,两人虽未曾说过几句话,却也莫名其妙地貌似熟络了起来。

有一回,袁朗在顾客不多的正午,坐在铺子后面把腿翘到案板上,半梦不醒地打盹。太阳当空,街上没有一个人,袁朗却模模糊糊地看见那小花匠一个人提着一个大桶,似乎很费力地要走进自己店里,结果仿佛被脚下什么东西绊到似的,一个趔趄就要往前跌倒。袁朗见没人注意自己,身形微动,稍稍使了个身法,一把上前扶住了那个青年。
小花匠一抬头,就看见袁朗似笑非笑的面容,倒是站直身子,大大方方地行了个礼,道:“多谢袁老板出手相扶。”
“说什么文绉绉的话,我是个粗人,你用不着那么客气。”袁朗拍了拍手,就要回去,却忽然听到小花匠唤道:“袁老板还请留步。”
袁朗回头,见那青年微微笑道:“小生冒昧,早想与袁老板这种豪爽之人结交,无奈家境贫寒,无甚可作招待,倒是天气炎热,后院有井,袁老板还请入内喝口凉水如何?”
袁朗暗笑,这人也不知是个实心眼还是真真迂腐不通事故,凉水谁家没有,也好意思拿出来招待客人。不过自己却也不知为何点了点头,跟着便进去了。

店铺内到处摆满了花盆,地上也满是泥土,颇为脏乱。但店内飘着淡淡花香,却不禁令人心旷神怡。青年将袁朗引入稍稍干净的后堂,真地端上一壶凉水来。
袁朗并不喝水,而是抬头望望朝向后院的窗外,隐约见到一片姹紫嫣红,便出声问道:“这后院……你便在此种花?”
“我这后院传说本是个不知多少年前的官宦人家的园子,后面原本还有房屋,后来出过人命案子便慢慢废弃了。我见这处地方土质不错,租金也不高,便勉强租了,修整出来当作花圃……袁老板不知道这块地方原本是做什么的么?”
“我只道这是个废园,却不曾想到还能用来种花。对了,我听你口音不像本地人,看你样子……应该原本也不是以此为生的吧?”
“说来惭愧,小生本是上京考的书生,无奈家境贫寒又不幸落榜,若还想考就要再等三年。小生无力准备回乡盘缠,又无颜面对家乡父老,在京中也无亲人,于是便打算先寻点事情……好在还有种花这点能耐,于是便……”小花匠笑笑,缓缓说出了原委。
“嗯,这又有什么可惭愧的,我觉得挺好的。”袁朗点头笑道:“说起来还不曾请教兄台姓名?”这话一说完,他也不禁摇头——跟拽文的人说话多了,连自己都变得有些不太像样了。
“小生姓吴,口天吴,单名一个哲字。今后还望袁老板多多关照了。”


Side B
吴哲说不清楚最近怎么着就很是想找对门那人的麻烦,但想想又不好真的动手,于是没事就在朋友面前说那人的不是。几天下来,倒也没真见上面,却连成才和C3都知道吴哲的对门邻居天天晚归不说,还一回来就在房间里砰哩咣啷的不知道折腾啥,搅得吴哲觉都睡不好。
“我说,你不会是爱上人家了吧?说说,那人长得怎样?”C3很认真地同吴哲开玩笑。
“你少开这种不着边的玩笑!”吴哲皱眉:“不过那人长相倒是还过得去,就是皮肤有点——至于气质那就像是个流氓!你说我要是真跟一流氓住对门,那还不郁闷死我啊!”
“得了吧你!”成才撇撇嘴:“你这邻居的事我们可不管,你先考虑好周末怎么喂饱我们这群天天拿方便面充饥的饿汉吧!”
“对啊对啊!我们这周的盼头就是你的手艺啦!”C3眼睛亮亮的,似乎口水都已经快要流出来了。

这周末,便到了朋友们来吴哲家聚会的日子。上周由于吃过了火锅,大家又忙,于是原来定好的周末Party就没开成,而是顺延到了这周末。吴哲拿出上海男人“买汰烧”一把罩的看家本领折腾了一桌子菜,朋友们都是快被洋鬼子的垃圾食品折磨不成人形以至于连叫家人从国内寄来的方便面都当作宝贝一样的馋嘴猫,见了吴哲的手艺,不免一个二个化身饿虎,扑食的气势那叫一个震撼。
大家正坐下一边开吃一边说话,吴哲忽然听到好像有人在敲门。他问了问别人,却都说没听到。
吴哲住的房子相当宽敞,但由于十分旧了,所以房租倒也不是特别的贵。吴哲最终还是放不下心,应了一声,前去开门,却看见许久不曾谋面的对门邻居正站在自家门前,笑呵呵地望着自己。
吴哲平常嘴上说说,但真见到了本人,加上又过了那么一段时间,什么特别刻薄的话倒也说不出口,只不过表情有些冷淡,说:“有什么事么?”
邻居听见屋里人声鼎沸,便问道:“你有客人?”
“不好意思,吵到你了?”
“没关系没关系,该说抱歉的是我。我刚搬来,这阵子工作又忙,就没顾得上和即是同胞又是邻居的你打声招呼。而且前阵子实在是太忙了,晚上也要工作,可能打扰到你休息了吧?对不起啊。”
这倒还像个人话……吴哲一面这么想着,脸上表情倒是缓和了些,说:“算了,兄弟你刚来,我就也不跟你计较了。你找我到底什么事?”
“这个么,我刚搬到这个城市,对这一带还不熟,前段时间又没空到处转转,连这附近的超市在哪都不知道……我上次见你买的那些调味料什么的,想问问你在哪买的。”
“哦,你说中国超市?这边偏僻,中国超市挺远的,说不清楚,下次有空带你去好了。”吴哲点了点头。
“啊,谢谢。那你先忙,我晚上再来问你吧。”
“也行。”
“对了,我叫袁朗。”
“吴哲。”
“很高兴认识你。”男人很雅痞地一笑。

关上门,吴哲回到席间。大家坐的地方看不到大门情形,成才猜道:“是不是你那个邻居?”
“嗯,好歹跟我道歉晚上扰民来了。”
“嗯……人家这不是挺懂事的么。”C3说。
“还行,勉强像样吧。”吴哲耸耸肩。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吴哲和自己的对门邻居,两个人慢慢熟络了起来。


Side A
可能因为先前闹出来的泄密事件使得叛军忽然警觉了起来,不敢再轻举妄动,连大军向京城开进的脚步也大大放缓。听到这消息,原本人心惶惶的京城竟也不再如同一锅煮沸的开水,而是渐渐冷了下来。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何况这“叛军”倒都是些讲道理的,照先前传来的情况看,就算他们真进了城,也未必会拿百姓如何。于是同甚至有些期待“叛军”快些进城的百姓相比,偌大一个京城里,如同惊弓之鸟之人便只剩下了那些平日里为非作歹,这时倒怕有人趁机上门寻仇的贪官污吏们。
百姓们一稳定,这日子更是过的心安理得。闹起义军?管他们去闹吧,老百姓过自己的日子要紧。

这些日子,袁朗更是时不时地到吴哲的花铺子里坐坐,有时还会带个斤而八两的边角碎肉过去,给因整日看不到几个顾客而日子过得颇为清苦,平常自己买不起猪肉的小花匠开荤。至于这肉钱——嗨,我这是送朋友的,哪能要钱呢!

老百姓过日子得有个盼头,于是这盼头便是过节。
转眼,便到了七月十五,中元节。

那日袁朗进了对过花铺子的门槛,吴哲照例送上凉水,道:“今日中元,我见外面热闹的很,不知京城里有些什么活动么?”
“哦,那个啊,中元不是鬼节么,就算是真龙天子他也不能不怕鬼神作祟,所以便允放开了护城河水闸,让子民们放河灯出城。最近不是城外乱么,城里人虽然没心劲歌舞了,但放放河灯,引领回来看望后要归去地府的亲人还是要做的。”
“哦……”说着,吴哲便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怎么?你也想去放?”袁朗笑道。
“我在京城无甚亲人,家中先祖也更不会为了看我这不肖子孙而特地从松江跑到如此遥远的京城来……这放河灯么,小生还是算了吧。”吴哲摇摇头。
“呵呵,话说这放灯也不只这层意思在里面,你不知道么?”袁朗挑挑眉,颇为玩味地道。
“哦?那么你是指……佳人有约?”读书人出身的小花匠倒也笑了。
“果然不愧是读过书的……”袁朗点点头,话锋一转,但道:“你们读书人不是常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什么的么?难道你就不想去看看?”
吴哲望向男人,眼含深意,却是并未拒绝。


Side B
没过几天,在吴哲带着邻居去那家中国超市认过门之后,两人的关系就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发展着。
吴哲的邻居有着一个古怪的职业。他勉强算是个艺术家,而他所说的工作是用各种人所能想到废铁制作环保艺术品,比如他像吴哲展示过的一个用钢丝和螺钉螺母焊接在一起形成的拉小提琴的人,虽然明显看得出制作材料,但却十分奇妙的神形兼备。吴哲曾经问过他,他的那些作品到底有没有销路,那人却哈哈一笑,说:“只要你想有销路,自然会有。”
由于艺术家的身份,袁朗已经拿到了绿卡,至于从首都之类的大城市搬到这个海边小城的理由,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也不外乎寻找一个能够安心从事创作和艺术生产的地方。
吴哲自小就对奇怪的人和事物没什么抵抗力,两人交往频繁起来不过几天,他察觉到自己对那人的感觉已经从不待见飞速一百八十度转弯,想着自己原先完全没有预料到的地方,如脱缰的野马一般,奔驰而去了。

这可不妙啊……他有点绝望的想。
那个时候,他正坐在邻居家已经被打造成一个满地废铁和废旧零件的工作室一样的客厅里,手里捧着杯房间主人泡给自己的乌龙茶,看着那个正对这一台有点像被砍掉一半的小型废旧机床一样的大家伙热火朝天地干着。他手里拿着焊枪,穿着隔热防护服,戴着面具,而房间里充斥着类似于钢铁厂或者焊接店一样,满是金属熔化散发出来的涩涩的气味和飞溅满地的滚烫的金属颗粒,甚至是火花。
吴哲坐在那人身后的一个角落里,也没说话,而是有点百无聊赖地对自己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的思想精神状况做着梳理,径自出着神。
“喂……喂!”
听见有人叫他,他才反应过来,抬头说:“哦,你弄好了?”
“焊接工序差不多完成了,过两天再去磨磨挫挫。”
“嗯,那去吃饭吧?”
“行啊,你说去哪,我请你吃好了。”
“……算了,还是去我家吃吧。”
“也成。”

相比对面那个满是金属味的房间,吴哲的房子自然更加有生活气息。
这段时间,袁朗由于青睐自己的手艺,经常会留在他家吃饭。他要给他一点伙食费,却被自己拒绝了。
看着吴哲在厨房里忙碌,袁朗一边顺手翻着他的专业书籍一边问道:“你最近不忙?考完试了?”
“嗯,刚考完不久。论文也交了,正在考虑暑假去哪里打工或者旅行。”
“不回国么?”
“懒得回去。来回机票也不便宜,不如多打点工,说不定还能凑点下学期的学费。”吴哲的语气有些冷淡,聪明如他的邻居,自然不会再接着往下问了。
事实上,吴哲的家境并不那么差,不然也不会把他送出国来念书,读完了一个硕士还没结束,又再念了一个硕士。两个相差很远的专业之间可以通用的学分还不多,于是他起码还要再多呆上一两年的时间。至于袁朗问他为什么不干脆读到博士,他却说,一门东西学得太深入了连自己也失了兴趣,何况博士论文要比硕士论文难写得多,于是宁可念一个别的感兴趣的硕士,也不想去念博士折腾自己。

“你看上去好像很随性,其实是在逞强。”端着饭碗,袁朗望着他,眼神深邃。
吴哲却冷笑一声,问:“你很理解我?”
“我觉得我应该满了解你的。”
“你又了解我什么?我们才认识不到一个月,我们很熟吗?”吴哲语气沉稳,却明显不是正常而善意的,而是有点冲。
“吴哲,太过聪明不是什么好事。”袁朗淡淡地说。随后,他扒了几口饭,却忽然站起身来,说:“听说今天天气不错,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出去兜风吧。”
“啊?”天气不错是需要“听说”的?出去兜风是因为时间已经“不早”了?这是哪门子逻辑!
吴哲脑子里早就把他刚才那句话吐槽了数遍,却神使鬼差的说了句:“好啊。”


Side A
元夜时,灯如昼。
此刻虽非上元之夜,但城内却依然灯火通明,行人接踵摩肩,倒有大半都是往城内水道而去。
蹲在水道两旁的阶梯之上,人们点燃花样河灯中心的蜡烛,眼望那点亮光在水面上摇摇晃晃,飘向远方。那河灯分为两种,一种是白色莲花,乃是真正为了引领亲人魂魄之用;另一种则涂了素雅颜色,灯中放了结缘的愿心,若是飘到了哪位有缘人的面前,便可伸手捞取,却也能促成佳侣。也有本是有情之人,在灯中写上对方姓名,只盼能为对方拾到,传递平日里不得言说的那点暧昧情绪。

两人沿着水道一路走去,两岸熙熙攘攘,既有老者携幼子前来放灯,祈求先祖保佑;亦有男女,面带红霞,盼着放出的河灯能为自己带来上好姻缘。河面上花灯明明暗暗亮成一片,顺水漂流,在这沉夜色之下倒也煞是好看。
“如何?你说此地风俗可有趣否?”袁屠户跟路上遇到的同来放灯的街坊打过招呼,转身问一直小心跟在自己身后,默默不语的小花匠。
“我先前从未见过,倒是有趣的紧。”吴小花匠点点头,却也不卑不亢,双目直视袁朗,眼中尽是清神采。
“那你可想买盏花灯放一放,求个姻缘?”
“袁老板可比在下年长,你又如何不让人说媒呢?”吴哲轻轻巧巧,便将话题转回袁朗身上。
“这么……”袁朗笑笑:“我故乡已有浑家帮忙照顾父母,打理家业,我孤身在城内做事,不过是为了多赚些钱,又如何能再请人说媒?”
“哦?”花匠听了这般言语,面上露出些惊讶之色,但紧接着却低下头去,眼中颜色再也不甚明朗。
“哈哈,骗你的。”袁朗见状,心中一颤,却大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如此玩笑你倒也信。”
吴哲终于抬头,语气依旧,却带了些抖:“你当真尚无内人?”
“我娶媳妇的钱还未存够,自然不曾。”
“那等你攒够了彩礼钱,也还是要娶?”
“这个嘛……”袁朗踟蹰半分,却没给出个答复。
倒是小花匠先开了口:“抱歉,是说这话的小生失礼了。袁老板,我们去买灯放吧。”
“你要放灯?”
“嗯。”

小花匠拿了盏浅绿河灯,在灯中纸上写了几个字,点燃蜡烛,屈身放入水中。
袁朗见状,也不问他写了什么,只是同他目送河灯远去,视线所及之处,一路未曾被任何人捞到。
“真可惜,若是被哪家姑娘勾去便好了。”袁朗道。
“你当真希望我的灯被哪家姑娘捞了走?”小花匠抬头,眼中映照了灯光,亮闪闪的。
“这个……自然。”
“哦,那边走吧。”对方也不言语,却是径自低头走在了前面。

走到半路,袁朗眼里仿佛见得四周都是灯火,而那青年穿着粗布青衫的背影就与那灯火晕成一团,恍然要消失一般。他心魔上身,忽然快走几步,一把拉住青年的手。
小花匠猛然转身,接着却被袁家屠户捂住了嘴,拖至一旁暗巷。
“袁……呜……”

于是,杀猪卖肉的揽住了种草卖花的,中元灯火之夜,亦是有情人缘到之时。


Side B
“你说的兜风,就是在沿海公路上飙车?!”坐在车的副驾驶座上,由于开着车窗风声太大,吴哲不得不放高了音量,大声说着。
“怎么?你不喜欢?”
“…………没说不喜欢!但问题是你开的是我的车,而且现在的速度已经快要三百码了!你还想往哪里开?再往前走就要到邻市了!”
“没关系,我技术好得很,你放心吧!还有,有时间冲着我吼不如看看窗外吧!”

吴哲把目光投向窗外,尽力去忽略自己那辆虽然是雪佛莱但却是二手破车的座驾经不经的起邻居这么折腾的问题。
但就在他望向窗外的时候,却忽然明白了袁朗所说的,强调“时间不早了”的意义。
因为那片在太阳落下之后,海天相接处,温暖而缤纷的晚霞。

两个小时后,车子果然被袁朗开到了邻市,而且当他们进城的时候,毫无疑问的天已经完全了下来。
“你到底想怎么样?拐带我外宿吗?”吴哲着脸问依旧握着方向盘,却放慢了速度,在城区里转悠的邻居男人。
“原来你想外宿?怎么不早说嘛我好多带点钱。”
“啊?我身上带的钱也不够!”
“哈哈哈,骗你的,我可以刷卡。”
“…………其实我也可以。不过问题不在这里,你接下来到底想要干什么?”对两人间毫无营养和意义的互A有些忍无可忍,吴哲咬着牙问坐在自己身边的男人。
“急什么,快要到了。”

话语落下不久,吴哲就望见了远处在夜幕笼罩下显得更具有梦幻色彩的,被灯光包围的游乐园。
“这个时间了,游乐园还在营业?”
“这个游乐园的营业时间很晚的,而且今天又是周末,不怕刚进去就被出来。”男人悠然说道。

游乐园不大也不小,却正好让他们两个人像逛公园似的逛了两个小时。
为什么说是逛公园,因为毕竟时间晚了,游乐园里的大型游乐设施早已过了开动时间,加之游行和焰火表演也已经结束,游人渐渐稀少起来。
“两个男人逛游乐园,我是该说你没神经,还是……”
“其实是我想来逛,对不起。”
吴哲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叹了口气,说:“好吧,不管怎么说,我们也已经走了一圈,时间也真的晚了,游乐设施什么的也没了……”
“还有的。”
“啊?”
“游乐设施啊。你看。”已经快要三十岁而此时却带着与成熟外表毫不相称的孩童般的表情的男人冲某个方向抬了抬下巴。

“于是,我们就到这里来坐摩天轮了?还是最后一批!”坐在巨大摩天轮的包厢里,吴哲着脸说:“你到底是不是故意的?开着我的车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还绕了半天圈子,就是为了坐一次这里的摩天轮?!”
“是啊。”男人理所当然一般地点了点头。
吴哲无语,却又不想在离地几十米高的地方把对方暴打一顿——就算要打,自己这个长时间呆实验室的也未必能制得住那个长时间拼装废铁做体力活的——于是只得偏过头去,把视线投向玻璃窗外。
“我之前从来没坐过摩天轮。”男人却接着出声。
“嗯?那么你想说本人小生我好不容易获得了头一次和你这个大艺术家坐摩天轮这个殊荣,应该为此感到荣幸吗?”
“很高兴你能为此感到荣幸。”
“…………”
吴哲有些无奈地转头想看看那个男人此时此刻到底是什么表情,却首先透过他身后的包厢玻璃看到了那片如同宝石箱一般,在自己脚下缓缓降落的城市之光。
他看到背对着璀璨的灯火,袁朗的面容带着微微笑意,专注地望着自己,表情轻松,却带着点这个男人特有的柔软。而自己映照在他背面玻璃上的影子和对方的真实轮廓距离很近,近到仿佛是自己把头靠在男人的肩膀上一样。

万家灯火依然在下降,仿佛整个城市即将沦陷在他的目光下。
而他就身处这个城市。

完了。
他想。
那个男人,好像是喜欢自己。

两个人默默地下了摩天轮,一路回到车上。
“怎么办?”吴哲说,“时间很晚了。你是要开回去,还是干脆外宿?”
“车是你的,我不过是你的司机。”袁朗笑:“你决定吧。”
“哦……”他想了想,“开了这么长时间,我怕油也不够了,不如还是找家Motel……”他一边说,一边仔细注意着自己的声音,因为他总觉得有些发颤。
应该没有真地颤抖,那不过是自己的心理作用。
但等他真的走进了Motel狭小的客房,自己身后的男人却忽然说了一句:“你的手指在抖。”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正握着你的手。”
他猛然间转身。
门关上了。


Side A
袁记肉铺清晨开门,袁屠户打发了伙计去挑水,自己则哼着小曲前去拆封店的门板,心里正回想着前一晚自河岸归来,便直接进了花铺后屋,与对方胡天胡地的情状。
小花匠的身体不算十分结实,但可能由于近来日日在花园里干活,却也并不瘦弱。
总而言之,的确值得回味。

忽然,他眼中精光一闪,劈手抄起身后肉案上的猪肉刀,几下挥舞,便将不知从何处飞来的数枚暗器挡在身外。
“朋友,这光天化日的,大家都是明白人,不妨现身当面说话?”
无人应答,却只有隐隐杀气扑面而来。
袁屠户,或者说是袁大首领沉下面色,心中暗想,大约的确是出了什么问题,连自己的身份都暴露了。
看样子,是不能再在这呆下去了。
他打了个唿哨,伙计三多便也抄着把大刀从屋内冲出来。眼见得面前忽来忽去轻功高强的人影与越来越多,两人便一个鹞子翻身上了屋顶,且战且退。
“三多!快去秘道!”袁朗低声喝道。
伙计还想说什么,但毕竟无法违抗自家老大的命令,便只得先下了屋顶,抢先一步进了秘道。
袁朗横劈一刀,冷笑道:“想要我的命?没那么容易!”说着便也下了屋顶,不知按了个什么地方,那间他自己平日里开店生活的屋子就忽然塌了下来。
来人措手不及,被房屋坍塌带来的扑面而来的烟尘冲了个满脸,等到他们终于可以辨清情状之时,哪里还能见得袁朗身影。


Side B
第二天清晨,坐在回去的车上,两个人却都没有说话。
他们明明已经不应该是仿佛陌生人一样相顾无言的关系了。

吴哲依旧把目光投向沿海公路朝向大海的那一边,这时的太阳已经从身后的地平线升了起来,海的颜色在光线照射下颇为深沉,而近处却很浅透明亮。
“哪天来海边游泳吧。”身边的男人说。
“嗯。”

吴哲觉得自己仿佛被海诱惑了一般,目光无论如何都不能再离开不时泛起白色浪花的深蓝色海水。
就像不知什么时候,他曾经以海为家,连梦里泛起的都是浮在海波之上的粼粼金光。
他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他却发觉自己躺在医院的病房,成才,C3,史今都在。
看见自己醒过来,史师兄一脸的百感交集如释重负。
成才却一见自己清醒过来就开始骂:“你傻了是不是?一个人开车出来玩,还不当心的,居然一边开车一边睡觉!”
接着是C3,他的语气好歹正常些:“你把车开出了路,撞翻了护栏。还好是翻在沙滩上,要边上是悬崖,看你还想怎么活!”
“袁……朗呢?”他喃喃开口。
“什么?”
“不是我开的车,是袁朗……他人呢?怎么样?伤到没?”
“你说什么胡话呢?”成才摇着头,不可思议地说:“没人帮你开车啊,明明是你自己开的!是你自己开车不当心遇到了车祸,然后被送进医院,还好安全气囊打开及时,你没受什么严重的伤,就是脑震荡了,不过也昏迷了三天呢。”
“不是,我是说袁朗,跟我一起出来兜风的那个邻居!”
“怎么可能!警察在在你的衣袋里只发现了你一个人的游乐园门票和Motel住宿收据,出事的时候也是你自己一个人坐在驾驶座上,没人和你一起啊!”
吴哲不说话了。
他那刚刚清醒的大脑一边好不容易运作起来,高速提取着自己在失去意识之前那两天的回忆。
他和袁朗一起出来兜风,然后就开车开到了邻市,逛了游乐园,坐了摩天轮,然后住进了当地的Motel,还……
直到自己睡着,记忆都是清晰的,没出任何差错。
但那种微妙的违和感,还有成才告诉自己的情况,又是哪里不对?
他呻吟了一声,动了动尚在疼痛的右手,捂住了脑袋。


Side A
城外三百里,袁朗一身披挂立在大营,齐桓高城一左一右,正对着京城地图细细研究。
“全军今夜,加紧行军,寅时进攻!我临走前留下讯息,城内人马有丽海六一统领,应该能够明白。又有王丞相和铁元帅坐镇皇城,不愁逼宫不成!”袁朗凝神道。
齐桓却和高城对视一眼,道:“你的计划我们自然是信的,此次你能脱身出来,虽然对逼宫大业稍有影响,但并无大碍。只是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走漏了风声……”
“这我不是没想过。”袁朗后退几步在主帅椅上坐下,虽有深厚内力护体,面上却略带疲色。
“如何?”
“……算了,现在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这怎能不算大事!没想到袁大将军竟会说出这等话来,实在不像你。”高城冷声道。
“花灯……”袁朗扶住额头,微微眯眼,轻叹道。
“你说什么?”
“无甚大碍……”他低头许久,才又重新站起,沉声道:“传我命令,今夜大军急行,与城内禁军和守城兵士中的兄弟们内外呼应,务必速开城门!”

翌日一早,起义军如风卷残云般席卷京城,在初升的太阳还未照遍皇城角落之时,几位义军将领已冲入皇城,诛杀奸臣,扣下了昏庸无能的国君。
老百姓见大势已定,纷纷弹冠相庆,上街欢迎进城义军,城内一片欢腾。
接下来的日子,几位义军首领连带朝中贤臣一面重整朝廷,一面安抚民心,忙得不可开交。而作为曾经亲身深入敌穴,立下汗马功劳的袁大将军,却在最需要他的时候挂帅出走了。

他回到曾经是自己当街卖肉的原址,那里如今只剩一片狼藉。
而对门的花铺却在短短几夜之间不知去向,甚至连原地应有的花圃房屋都不翼而飞。


Side B
直到他出院为止,袁朗再也没有在他的眼前出现过。
后来他回到了自己的家,第一件事就是去敲对门房间的门。
无人应答。
而等了几天,他也再没见到对门曾经被人打开过。
然后,他去找了住在别的地方的房东,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对门的那位房客去了哪里,而房东却一头雾水地说,自己根本就没有把房子租给除他以外的其他中国人。而他对门的房子,更是近半年来从来就没有租出去。他拜托房东把对门房间的房门打开,而那个房间里只是空荡荡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吴哲不死心地找到了袁朗曾经对自己提过的经营环保艺术品的画廊,那边的人却表示他们从来没有跟一位姓袁的中国籍艺术家接触过。
他跑去问中国超市的店主夫妇,他们却告诉自己,这段时间从来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在光顾超市。
他回到了当时自己和袁朗一起住过的Motel,接待员小姐还记得自己,却满脸讶疑地说当时办理Check in手续的只有他自己一个人。
他甚至找到了那个负责开动和维护摩天轮的游乐场工作人员,对方却说自己对吴哲印象深刻,因为他是难得的孤身一人来坐摩天轮的那天的最后一位顾客。

无论他怎么找,在这个世界上,哪里都没有袁朗这个人存在过的证据。


Side A
袁朗最终没有留在新朝廷中任职,而是回到地处偏僻边陲小镇的老家,在那里继续当了一个屠户。
而他曾留在京城中最后的那段岁月是他一生无法再去触及的梦境。

他曾去问过那位被自己连累,却最终从牢狱里活着出来的铁匠白铁皮,有关在自家肉铺对面的那处废园的问题。铁匠操着一口浓烈的方言告诉他,对面那个废园明明一直是废弃的,从没人去过。
他问自己的伙计三多,有没有注意过对门的花铺,三多却满面讶异地道:“将军,我们铺子对面哪有什么花铺?”
“怎么回事?”他皱眉道:“你不是见我到对门去过好几趟么?”
“您说是哪次?”
“……比如有一回,你中午不小心把后院水缸砸破了,我从花铺子回来发现了都没骂你那次。”
“将军,那天中午您不是一直躺在铺子后面的躺椅上睡觉么?脚还翘的老高咧!”
“…………”
他也曾去问过王丞相家的管家,问有没有在丞相府大宴那日买过四十盆茉莉,管家却道买是买过,不过是向城中最有名的那家花铺子买的,那家花铺与吴哲的花铺相隔半个京城。
王丞相家的管家是出了名的能干,绝不会记不清曾被自己经手之事;而三多是自己身边性子最老实的下属,如果连他都说胡话,那只有可能是自己的脑袋糊涂了。
但他怎么都无法相信,在旁人眼中,对门的花铺和那个姓吴的小花匠居然从来就不曾存在。

他找过中元之夜遇见自己的人,对方说那夜只见到他一人,哪有什么同行的青年;至于卖灯的小贩更是讶然:“那夜买灯之人不是您自己么?”
难道除了自己,旁人都无法见到那人么?

莫非……他遇见的那个青年,曾和他一起逛中元,放河灯的小花匠,根本就不是活人?
但若他不是活人,那自己和他相处的那些无比真实的记忆是从何而来?自己甚至怀疑过他是朝廷派来的细作,放河灯下水出城是为了传递情报。
但若他是活人……又怎会在与自己共度一夜之后消失无踪?

这个青年,也许会是自己一生都无法解开的谜团,但曾与他相知相许的记忆,却总也在脑中萦绕不去。
从此,他便只能同这段回忆常相厮守,一生一世。


Side B
吴哲迷惘了。
他不知道自己一个月来到底经历了什么,他到底是跟谁一起说话,散步,吃了饭,兜过风。
与此同时,他却再清楚不过地明白自己的心意。
他,破天荒地爱上了自己的对门邻居,而那个人,却根本不存在。

万般无奈之下,他去看了精神科医生,而检查结果却是自己一切正常。

朋友们并不是不相信自己所说的话,但总也无法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那么说,也找不到自己所说的事情的证据。
“你前段时间的确有点怪。”成才说,“你说自己有了一个邻居,而那个邻居却从来没在我们面前出现过。当然这不是主要问题,更奇怪的是你有时候经常会买两人份的食材,做出来却自己不吃,直到最后被自己亲手扔掉。”
“当然,在我们看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你做多了菜,又与我们何干。”C3接着说,“但除此之外,与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的一切都是正常的。”
“你是不是魔障了?”史师兄对此下了一个最终定义。

魔障?也许吧,自己的确是魔障了,或者科学一点的说法应该管这叫“第三类接触”?吴哲就像做梦一样的想着。
这一个月来的经历在他生命中留下的痕迹微乎其微,充其量不过是自己脑海中意识的一丝波澜罢了。他不再提起袁朗这个人,因为他怕自己说的越多想的越多,就越会陷入精神错乱的梦游一般的状态中去。何况,他也不想被医院当作异常的精神病例研究,那样才是对自己现实生活的毁灭性破坏。
一年半以后,他从学校毕业,通过年龄,学历,专业和逗留时间的综合考量,他拿到了这个国家的绿卡,移民到了国土西面的偏僻地区,在那里的采矿公司里的担任了工程师的工作。
有的时候,他还会想起数年之前那奇异不已的一个月,那个曾经在自己脑海里出现的男人,那个曾经爱着自己也被自己所爱的不知道是否真实存在过的男人。


Side Truth A
袁朗不是个经常做梦的人,这个梦不是指白日梦,而是在夜里睡觉时大脑皮层由于维持活动状态,而在人脑中出现的那些连自己都觉得稀奇古怪的声音和影像。
所以,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自己这个梦会如此的奇怪而漫长。
但这个就他的做梦体验来说难能可贵的梦境还是给他来来了一些后遗症,比如在见到齐桓三多石丽海高城这些战友的时候不由自主地会想起他们在自己梦中奇特的古装扮相,然后由于那种形象和现实的差距过于巨大,他便会在实在忍不住的时候隐忍地笑出声来。

除了吴哲。
他其实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那样的梦中,出现那样的吴哲。
有的时候他会想,根据老祖宗留下来的不知是否正确的奇异理论,梦境与现实往往是相反的,那么梦中的吴哲如此乖巧,是不是因为他在现实中过于难缠?或者,那个梦其实是自己潜层意识在脑中的投影,也就是说,他其实是希望吴哲能在他眼中表现得更加乖巧,甚至更加主动一点?

因为在现实中,他们之间除了工作以外,尚无任何交集。他甚至不知道对方对自己的想法究竟是怎样的。


Side Truth B
吴哲曾经想过出国留学。当然那是在他还没考入军校,还是一个成天埋头以学习为己任的高中时代,在那个尚可被称为青葱年华的时候有过的梦想。
但他同时更加热爱大海,于是后来便当了一名海军。
只是他从没想到,自己对海外求学抱有的期望终有一天投影到了自己的梦中,和那个自己天天打照面,时不时把自己气得说不出话,却又不得不佩服的人一起。

自己梦中那个人,是他又不是他。因为那个世界里,那个人虽然一样讨人厌,却拥有着某种前卫艺术家般的气质,并且在身上带有幽默和浪漫的因子。
不过总的来说,吴哲对与自己连在那个奇妙不已,却又带着点淡淡忧伤的梦里也能见到那个人这件事,感到颇为无可奈何。

原来在连自己也不知道的时候,已经那么喜欢他了么?

的确,他连平常在宿舍走廊上同对方不经意间擦身而过,都能感到一阵脸红耳热,心跳加速。
于是,便实在是没办法了,因为他根本无法得知对方的想法。


Side Final
“吴哲啊……”
袁朗极少,或者说从来没有用过这种对自己仿佛抱着某种期许的语调说过话。

“是。”
对于袁朗忽然把自己叫进他办公室这件事,吴哲不是没有感到奇妙的机缘和巧合存在。

“你……做过梦么?”
“啊?”
“…………抱歉,当我没说。”

“……不,我做过。”
“哦?”
“不过,我更有兴趣听听您的梦境。”
“是么。”男人点点头,点燃一支烟,“我的确做过一个梦。”
“真巧,我也做了一个梦。” 他忽然笑了。

END

后记:
我是不是把大家给A了……
如果被我A了,那么我道歉。
其实,要出国的人是我自己,在文里写出国留学,也是我的私心,呵呵。应该有人看出来这写的是哪个国家了吧?
所以,为了祖国人民的脸面着想,打人可以,请勿打脸……谢谢……

BY 未樱
2008年11月26日

無責任筆記

入冬读书笔记

首先来说正统文学。
喜欢上了吉本芭娜娜,这位女作家写的文章真是合我口味。文章总是从一个略为哀伤的主题开始,但到最后总能给人向上的感觉,决不会看得人心情低落。而且就算没有超现实元素,文章里也有着一种不可思议的魔幻色彩。更重要的是,行文我看着舒服,相当对我的口味。如无意外,我会想去收齐她的中文版小说全集(因为不多……六十左右就能搞定……望天)。
在日本和吉本芭娜娜齐名的村上龙,我只看过《无限接近透明的蓝》。文章好不好自不待言,不过我却总觉得有些颓废,但颓废不到我的萌点上,可能男性作家和女性作家的风格天生就有碰撞的地方,和我的口味也有或多或少的差距,没办法了。伍尔夫的看了《达洛薇夫人》,但这是我自己的问题了,我觉得自己的心还是不够静,没有足够的看进去,这是我的遗憾。还看了森瓯外的短篇小说集,这也不是我那杯茶,也觉得很遗憾。(虽然对岛崎藤村有兴趣,但一来看不到,二来估计会被吓到或者闷到,所以……)

顺便说说我喜欢的作家吧。中国的暂且不说,国外的在我看过的作者的作品中,比较喜欢欧亨利和马克吐温,茨威格和莫泊桑也很不错! ORZ以我的水准估计也就看看他们那些短篇小说集了……还想看看福楼拜和海明威的作品,爱伦坡的小说集也买了还没来得及看,但像巴尔扎克和托尔斯泰这种世界文豪我不知道为什么有畏惧感,连碰都不敢碰啊……大小仲马都不是我那杯茶,不过雨果和狄更斯还处在研究期……日本的作品看的多点,喜欢的按照递减排下来应该是:川端康成,田中芳树,渡边淳一,吉本芭娜娜。京极夏彦的作品还没看,不过有看的计划,希望自己能喜欢。PS:我不喜欢村上春树!
顺便也再说一下喜欢的日系耽美小说作者和漫画家好了,作家排下来应该是这样——大神级:木原音濑;相当喜欢:英田サキ,榎田尤利,津守时生;比较关注也很喜欢:吉原理惠子,川井由美子。
漫画家则是——大神级:吉永史,今市子,高口里纯;超喜欢:新田祐克,森本秀,杉浦志保,志水雪;相当喜欢:円陣闇丸,高永雏子,绯色零一,藏王大志,穗波雪乃,宫本佳野;没看过很多漫画作品,但画风喜欢:水名濑雅良,石原理,莲川爱,奈良千春。

话题还是回到我日常守备范围内的文章吧……首先是看了四本木原的新作品,无罪世界,蔷薇色的人生,Now Here和SASRA三。
无罪世界我觉得是这几本中最具有深义的,而且我觉得木原自从写了Don’t Worry Mama之后就开辟了一片具有无厘头风格的写作新领域,比如《不脱衣的男人》和《吸血鬼和他愉快的伙伴们》(但都萌的我死去活来……不脱衣到底看了几遍?五六遍?不记得了……),无罪世界也有点这种风格,因为一想到山村因为感冒发烧卧病在床,从小被原始印第安人拐去还在部落里担任了巫师但毫无现代日本社会常识和语言能力的宏国(这种设定实在是太囧了)在边上脱光了衣服还在房间里狂舞,用巫术一样的方式为他治病这种场景,我实在无法控制自己喷笑的欲望……木原真是神,这种设定都是怎么想出来的啊……为什么说这本书有深意,这有些复杂懒得说,但这部作品的书名本身就具有别样意义,我看的时候数次想到“啊,这就是和书名相呼应的地方”呢!
蔷薇色的人生“很木原”,而且我最萌这种正直认真禁欲受!而且原先可以算作社会渣滓的攻后来很认真很努力的生活,看着也很让人欣慰。至于最感动的则是受在攻的病床前说那段话的时候:“百田保男,请和我结婚。……我不会放弃警察的工作……所以请等到我60岁的时候,再让我入籍吧!”说这段话时候的小论真的好帅啊!总之四本之中我最喜欢这篇。
Now Here的设定超出了我原先的接受能力:超过五十岁的大叔年上受啊!但是攻实在是强,而且够痴情,不过受实在是有点那啥,唉……SASRA三感觉是挺传统的日本风格,而且并不是肯定这是不是木原所写(因为SASRA这个系列的设定问题),不过感情的发展非常“日本”和“木原”,而且我向来萌悲剧结局……木原另外一本新作Fragile和它的番外Addict还没有完整翻译的版本,所以暂时没看。

接下来说国内的。最近看文还是以同人为主,这两天可能因为聚会,重温棋魂圈的文了。进了Wulude的博,挖了一堆她的没看过的旧文,还有伊原和双A为那篇《合歓の木の葉越しも厭へ星の影》写的同人番外,全都看得我通体舒畅,乃们也是我的神啊!《被盗版的传记》原先早就存了,直到前几天才忽然蔼然想起来,拿出来看,结果两个半天看完它,虽不至于泪流满面,但也是被深深打动了。其实我原先对转世这种设定一直无感,但这篇文很是个例外。原先想多说一点,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完之后除了“感动”这个感想,真是说不出什么了,可能因为真的是感想太多,淤积在心了吧。
桔子树的镜系列最近一直在追。今年上半年看了镜双城和镜双生,我的评价是双城非常好,双生则就感情描写和人物性格来说有点过,不过还是有非常萌的地方。不过现在正在连载的正传就非常好,至少我蛮喜欢的,不过若说唯一看着不舒服的设定或者说是雷点的话,就是锄头天生弯这点……唉……好吧,我最猛的是掰弯的过程,而不是天生弯……

無責任筆記

提子阿,乃教我们如何不爱你!

首先声明,我还没看动画。因为最近凿壁借光那个洞被彻底堵死了……我只在别人的博上看到了最新话的截图。虽然原先就听过剧透,但真的看到了,那个冲击力真不是一星半点!首先是催泪段落,提子怀念已逝的夫婿,接下来就是……我说不出话了……首先想问,提子你的胸到底是怎么挤的?或者是垫的?居然如此……!衣服头发身材就不说了,绝对完美!乃那个优雅啊……更重要的,是性感大腿藏枪啊!噢噢噢!鼻血!口水!让我脱水死掉吧你这简直就是犯罪啊!!然后接着按照剧透,第九话,高达历史上的首次男性(?)驾驶员女装开高达(当年楼长那次不算!)!怎么办,我想看的快要死掉了……

先上图吧,我要拿这张作手机桌面啊!
复件 20081123214819


最近二蛋怎么看怎么走诡异路线,阿雷得玛丽病可以去死了!真是MARY NEXT DOOR的!继lock off KISS粉红之后,乃那个惊天大雷雷翻了一堆人!我断定下面的BG天雷估计就是皇女和傻子那了,不过老实说这对就算是直接去生娃我都没意见!会川水岛你们真是伤害我们的天才,至少是伤害我的天才,从旧版钢炼那个让我恨不得把你们挫骨扬灰的ED和剧场版之后,现在又来玩这个!把lock off和阿雷还给我们!于是,风华绝代,坚贞不二的提子乃就是我们最后的希望啊……不过有那个青二新人永远十五岁君和楼长在,我觉得未来真的是相当灰暗……还有,没听到浩子音真是我多年来的遗憾……!!

無責任筆記

有关那件一个月以来让人爆发和无言以对的事(私人地盘吐槽专用,文章和博客地址绝对禁转)

人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于是我真的去调查了……望天。实体书到手,我晚上很仔细的看了一遍,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在写意见之前,首先我要申明我绝对不是亲友团,因为我自己也对被点名这件事十分郁闷。同时,我也是站在一个圈内人不希望过多曝光圈子事情的立场上的。

把书从头看到尾,我觉得最不可容忍的事情如下:一是长篇引用原文没有授权。老实说我也看过不少念书时与专业相关的专业书籍,其中也包括英文原版材料,应该说里面的引用是很规范了,与这本书中的大部分的引用和提及相比看来,至少我觉得作为读者是能够接受的(其中也包括对我的点名),但大篇引用小说原文和把那些同人图拿来直接放在书里的确是过分了。如果作者当时能够想到现在如此严重的情况的话,当时就应该在文后多加那么几句话“请以下作者尽快与笔者联系,以便支付相应稿费。”当然我并不是说那些原文作者都在乎那些钱,但如果本书作者这么做了的话,至少能表示一种尊重版权的态度。

第二,简单的把网址复制粘贴而没有考虑到后果。当年我念书时写平常的Essay,Report和毕业论文的时候,Reference部分也有过直接粘贴网址的事情。如果放在平常的情况下,应该掀不起那么大的风波的。但问题是题材和圈子的敏感性。如果当时作者做了这么一个步骤,就是直接去联系那些被引用人,问能否在自己的书里提到你说的那段话,至少让人心里有个数,这样的话就不会给人过分的感觉。但话又说回来了,如果真的那么做了,估计大部分人不会允许有这本书存在(包括那些被网络调查者),自然也不会允许作者用自己的话,何况网络那么大,能明确找到哪句话是什么人说得也几乎是个不了能完成的任务。简而言之就是,你不让我用,这本书就写不出来;我没问你让不让直接写了,你又不会允许我的这种做法。不管怎么做最后的结果都是这本书的不是。当然,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暴露私博地址——这是其中最严重的问题。如果当时作者没有放上地址,而是说“根据作者原意无法放上引用地址,但笔者有直接问作者要到的授权证明,如有问题请联系笔者”,这一问题就会好得多,但与前面一样,估计那些被要地址的网友未必肯给自己的授权,因为他们大都不希望这本写自己圈子事情的书存在。

第三,也是我觉得最无法理解的部分,就是作者为什么要把纷争——也就是八卦——这种东西放在书里。说实话,我虽然也不认为作者在写书时用的笔调是学术风格,但就我个人感想而言,排除授权等问题不谈,书中大约有一半的部分我觉得如果写出去也不是过分到无法忍受。但是八卦这种东西放在这种书里真的只有负面影响,其他的我也不多说,我只觉得如果作者能把书里这些八卦的负面的东西干脆全都删除不去提及,让成书减少三分之一或者一半的厚度,带来的负面影响肯定会比现在小。

最讽刺的是,作者在书里说圈子里注重授权什么的,自己在引用大段小说和评论原文以及同人图时却没有得到授权。若这只是一篇网络文章,估计很多人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但问题在于出来实体书了,这就不是小事,至少在圈内人眼中来看就不是小事了。我现在是比较平静而且在从尽量客观的角度在说这件事,但并不代表我对这本书的存在没有愤怒和腹诽。我对这本书最愤怒的一个地方就是她把那张XQ士兵系列楼里JMS百般申明不准外流的镇楼图给放在书里了,看到这张图出现的时候,我真的有抄家伙砍人的冲动!这种私人YY的东西包括整个圈子对于真人同人的部分根本就是见光死,你若不用也有别的方式证明你要说的东西,何苦非要用这张图啊!还有那张SD红楼风同人图,这种东西连很多圈内人看了也不会待见(包括我),现在居然就这么拿出去放在书里给别人看,这不是找骂么!

总之,我虽然在看完这本书之后并不完全认为作者写这本书的用意是坏的,但其中的一些做法的的确确违反了“行规”。就像作者自己在书里说的,这是个封闭的圈子,圈内人用种种方法在保护圈子不暴露在主流社会的眼光之下,而这本书的诞生却正好违反了圈内人这么多年来坚守的规定。即使有了这件事,我也不认为以后这种书或者文章再也不会出现,但悲观的来说,估计能让作者平等并且纯粹学术的来写的可能性不大——因为不是圈内人来写,没有爱,是绝对不能写出圈子的精髓的。而经过了这次,可能有过想像主流介绍这个亚文化的圈内人再也不敢做类似的事了,毕竟惹谁也不能惹到这个有着世界上最BH的族群之一的女性文化圈子,而且被如此残酷的人肉搜索也绝对不是好玩的。

雜七雜八卦

继续上XQ扒下来的乱七八糟的声优东西

一:DGS神回补完待定:

第5话(小野生日)
第7话(小野和神谷浩子交往捏他)
第11话(安元登场)
第18话(神谷感冒,杉田代打,喷饭的假想女儿话题)
第19话(神谷归来,测脑内)
第23话(榴莲神回)
第28话(中村登场)
第29话(中村再登场)
第34话(第一次公录)
第38话(DG5忘年会)
第39话(DG5珍年会)
第42话(神谷生日)
第45话(kamiya house 武力介入)
第46话(kamiya house 女仆餐厅)
第54话(大典登场)
第55话(妈妈D登场)
第57话(CK=乳首こんにちわ)
第60话(studio内K歌)
第61话(DGS英会话)
第65话(七夕神回,貝の口捏他、小野撕短册捏他)
第75话(测相性捏他)
第76话(二次公录)
第81话(游佐登场)
第82话(石川登场)


二:APH CAST:

テレビアニメ「ヘタリア Axis Powers」
2009年1月24日(土) 25:52~26:00
キッズステーションにて放送スタート!
※ 以降毎週土曜日、同時刻にて放送
※ 放送話数26回

◆イタリア役 : 浪川大輔
◆ドイツ役 : 安元洋貴
◆日本役 : 高橋広樹
◆アメリカ役 : 小西克幸
◆イギリス役 : 杉山紀彰
◆フランス役 : 小野坂昌也
◆ロシア役 : 高戸靖広
◆オーストリア役 : 笹沼 晃
◆リトアニア役 : 武内 健
◆ハンガリー役 : 根谷美智子
◆スイス役 : 朴璐美 (ORZ当年我还萌过瑞士……)
◆リヒテンシュタイン役 : 釘宮理恵

◆中国役 : 甲斐田ゆき(没有语言了……钾肥田你凭什么凭什么!小米我看好你的呀……大泪)
◆スペイン役 : 井上 剛
◆エストニア役 : 高坂篤志
◆ポーランド役 : 夛中一忠
◆チビタリア役 : 金田アキ
◆神聖ローマ役 : 金野 潤


三:DRAMA主役的初攻初受

鈴置洋孝×三ツ矢雄二 鼓ヶ淵 1988年 (史上第一张BL DRAMA,当年还是磁带……)
森川智之×飞田展男 プラチナ 1993/08/01
塩沢兼人×関俊彦 間の楔 DARK-EROGENOUS 1993/11/01
中尾隆聖×田中秀幸 寵愛 ~お坊ちゃまのお気に入り~ 1995/01/15
石井康嗣×塩沢兼人 金環蝕 山藍紫姫子の世界 1995/02/22
安井邦彦×辻谷耕史 神様はイジワルじゃない 1995/06/05
三木眞一郎× 石田彰 Level C 1995/09/01
神奈延年×石川英郎 タクミくんシリーズ 03 恋文 1996/01/19
遠近孝一×阪口大助 皇林学院シリーズ 2 愛の才能 1998年
渋谷茂×津久井教生 海に似た空の色 1998/09/15
小西克幸×成田剣 はめてやるっ! 2002/01/25
神谷浩史×高城元気 Candy-Store 2002/04/03
石井康嗣×草尾毅 君さえいれば 2004/10/27
下野紘×三宅健太 ラブネコ

羽多野渉×鈴村健一 僕は君の鳥になりたい 2006/02/24
遊佐浩二×鈴村健一 悪魔の論理学2 2002/11月
福山潤×鈴村健一 チェリーボーイ作戦~むりやり発情期 2004/01/15
笹沼晃×鈴村健一 レンアイアラカルト! 2004/08/25
櫻井孝宏×鈴村健一 わがままプリズナー 2002/05/25
伊藤健太郎×石田彰 XY 1998/07/25
緑川光×石田彰 皇林学院シリーズいけない生徒会室 1997
金丸淳一×石田彰 同棲愛 1997
上田祐司×石田彰 幸運男子(ラッキーくん) 1996/06/26
小杉十郎太×石田彰 ツーリングエクスプレス~パリコネクション 1995
子安武人×山口勝平 SWEET SUMMER SUPPLIES 1995/08/19
千葉進歩×山口勝平 竜の遺言 2002/06/19
成田剣×山口勝平 無敵なぼくら
諏訪部順一×福山潤 薔薇の名前 2003/04/25
高橋広樹×福山潤 LOVE SEEKER 2004/03/05
浜田賢二×福山潤 パラダイスへおいでよ! 2004/07/31
宮田幸季×千葉進歩 おい!田中くん十番勝負みんなケダモノ☆今宵私を狂わせて 2003/08/15
山口勝平×千葉進歩 ビッグガンを持つ男~朝な夕なに乱されて~ 2005/06/15
杉田智和×櫻井孝宏 罪作りな君 2003/11/15
野島健児×櫻井孝宏 1Kアパ→トの恋 2002/08/25
平川大輔×宮田幸季 Lovin'you 2002/07/24
福島潤×宮田幸季 仔羊捕獲ケーカク! 2002/08/31
中村悠一×宮田幸季 美男の殿堂
中井和哉×石川英郎 ニューヨークニューヨーク 1999/06/21
井上和彦×鳥海勝美 そして春風にささやいて 1994/02/21
堀内贤雄×三木眞一郎 ラヴィアンローズ(玫瑰人生) 1996/11/23
吉野裕行×一条和矢 喰蝶花(ちょうくいのはな) 2003/12/26
鈴木達央×遊佐浩二 爪先にキス 2006/04/28
森久保祥太郎×岸尾大輔 夜ごとの花 2004/07/15
関口英司×下野紘 王子様☆ゲーム 2005/06/24
真殿光昭×宮崎一成 石黒和臣氏のささやかな愉しみ 2003/12/21
岸尾大輔×平川大輔 風花 2005/12/29
遠近孝一×阪口大助 爱の才能 1998
鸟海浩辅×岩永哲哉 WHEN A MAN LOVES A MAN 2001/11/21
小野健一×辻谷耕史 よくばりなパール 2002/07/10
大塚明夫×金丸淳一 叫んでやるぜ!1 1996/04/20
石田彰×關智一 every day every night 1997/08/25
鈴木千尋×鳥海浩輔 チェリーボーイ作戰~夜ごとのロマンティック~ 2004/09/15
星野貴紀×伊藤健太郎 乱れそめにし 2006/08/11
置鮎龍太郎×緑川光 帝都紳士倶楽部  1994/12/25
菅沼久義×緑川光 エグゼクティブボーイ~禁断の果実
関智一×結城比呂 月のうまれる夜 1996/07/19
川村拓央×鈴木千尋 だまされても好きな人 2005/11/25
鈴村健一×中原茂 わがままプリズナー 2002/5/22
武内健×福島潤 帝国千戦記~日々徒然~ 200508/12
増谷康紀×置鮎龍太郎 富士見二丁目交響楽団 1 寒冷前線コンダクター 1995/12
鈴木千尋/平川大輔 × 後藤啓介 JUNK!BOYSシンデレラを探せ!
安元洋貴×中村悠一 DEADLOCK


下面都是初受

森川智之×福山 潤 ワイルドロック 2002/11/30
森川智之×鈴木千尋 ダブルコール3 1999/12/30
森川智之×井上和彦 梨園の貴公子 2005/12/10
森川智之×櫻井孝宏 放課後の悩めるカンケイ 2002/04/20
森川智之×鈴木達央 おい!田中くん十番勝負みんなケダモノ☆今宵私を狂わせて 2003/08/15
森川智之×金丸淳一 片恋パラダイス 1994/06/01
森川智之×結城比呂 危険がいっぱい 1995/05/29
森川智之×田坂秀樹 ハッピータイム 2003/10/25
森川智之×中原茂 青の軌跡 1998/01/15
森川智之×岡野浩介 理事長様のお気に入り 2002/11/30
森川智之×谷山紀章 Pretty Baby 2000/03/28
森川智之×宮田幸季 恋するジュエリーデザイナー 2000/08/01
森川智之×代永翼 私と猫と花の庭 2007/10/26
森川智之×杉山紀彰 ショコラティエの恋愛条件
森川智之×柿原徹也 デキる男の育て方

感想:茉莉你这个新人受杀手……

子安武人×関智一 危ないシリーズ1 危ない修学旅行 1996/01/25
子安武人×森久保祥太郎 純情BOY禁猟区 2001/10/20
子安武人×笹沼晃 ファインダーの標的 2004/04/28
子安武人×檜山修之 幼馴染み 1996/02/21
子安武人×内藤玲 ステディー スタディー 2002/09/19
子安武人×寺島拓篤 きみはかわいい僕の奴隷 2006/03/24
子安武人×上田祐司 せつない恋だぜ 1998/01/25
子安武人×岩永哲哉 鷹宮学園 育生&国立シリーズ ルナティックイブ 1995/12/20
一条和矢×武内健 限りなくゲームに近い本気 2004/10/22
一条和矢×私市淳 毎日晴天!3 花屋の二階で 2004/04/14
一条和矢×置鮎龍太郎 絆―KIZUNA―天下無敵の挑戦状 1993/04/01
一条和矢 ×遊佐浩二 パール2 よくばりなパー 2002/07/10

感想:老猫一条你们也差不多了……

成田剣×鸟海浩辅 LOVE SEEKER 2004/03/05
成田剣×高橋広樹 コイ茶のお作法 2004/01/31
檜山修之×三木眞一郎 お兄さんは生徒会長様 1995/10/01 
檜山修之×緑川光 抱きしめたい 1994
塩沢兼人×神奈延年 花鎮の饗 1995/07/26
塩沢兼人×速水奨 葛藤  1996/05/29
速水獎×子安武人 絕愛 DRAMAMIX 1993  1993
速水奨×山口勝平 舞え水仙花 1990
遊佐浩二×下和田裕貴 お手討ち覚悟! 2004/02/08
遊佐浩二×立花慎之介 蜜的男子スパイラル
小西克幸×水島大宙 チョコレート キス 2005/02/20
佐々木仁志×诹访部顺一 アニマムンディvol.2暗黒編 結社の狂宴 2005/10/21
黒田崇矢×遠近孝一 契约不履行 2004/09/25
大川透×浜田贤二 真昼の月 2006/06/15
浜田賢二×小野大輔 あいつはキチクな俺の奴隷 2006/05/25
中村大樹×伊藤健太郎 ダブルハート
藤原啓治×真殿光昭 LOVE MODE 1999
山寺宏一×森川智之 幸はこんなカタチでやってくる 1995/03/01
鈴置洋孝×堀内賢雄 大きなコケシの故郷で 2002/03/30
小杉十郎太×増谷康紀 疵<スキャンダル> 2002/08/31
小杉十郎太×杉田智和 BOY'S LIFE
鈴村健一×小杉十郎太 诱惑のデカメロン~千と一夜の愛に溺れて~
堀内贤雄×神谷浩史 少年四景 2003/10/24
緑川光×菅沼久義 エグゼクティブボーイ~禁断の果実 2001/08/29
三木眞一郎×千葉進歩 殴る白衣の天使 2002/07/25
千葉一伸×檜山修之 ヘイ! ドクター 2004/12/22
置鮎龍太郎×堀川亮 幸せになろうね 1995/07/25
関智一×保志総一朗 やってらんねェぜ! 1996/06
櫻井孝宏×岸尾大輔 ツインズ 1 すきゃんだらすツインズ 2002/11/30
難波圭一×野島健児 Candy-Store 2002/04/03
東地宏樹 ×平川大輔 トラブルメイカー 2003/04/23
松本保典×下野紘 ぼくらの運勢 2004/06/26
吉野裕行×一条和矢 喰蝶花(ちょうくいのはな) 2003/12/26
平川大辅×羽多野渉 好きこそ恋の绝対 いおかいつき
千葉進歩×中村悠一 抱きしめても怒りませんか
鈴木千尋/平川大輔 × 後藤啓介 JUNK!BOYSシンデレラを探せ!
大川 透×浜田賢二 真昼の月 2006/06/15
家中宏/乃村健二×鈴村健一 TOKYOジャンク


四:羊でおやすみシリーズ 

第一弹 僕らの声で… 石田彰/保志総一朗 (动心送了,听过,果然是因为当年的SEED么……但我居然无感……)
第二弹 眠ったらいいんじゃない 諏訪部順一/大川透 (诹少……口水)
第三弹 ずっとそばにいるよ 遊佐浩二/伊藤健太郎 (银和恋次?ORZ……)
第四弹 ちょっと眠ってみない?鳥海浩輔/鈴木千尋 (鸟啊~~~)
第五弹 いっしょに寝てもいい 福山潤/岸尾だいすけ
第六弾 寝ないとプンプン 田村ゆかり/斎藤千和
第七弾 おやすみなさいませお嬢様 緑川光/置鮎龍太郎 (第一反应是GUNDAM W,然后是SD……)
第八弾 へぇ~眠りたいんだ? 宮野真守/谷山紀章 (这张是我无论如何都不想收的!两个人一个都不待见)
第九弾 あなたのそばを離れません 井上喜久子
第十弾 僕が数えてもいいの? 鈴村健一/平川大輔 (亚撒西平子……)
第十一弹 またせたね☆セニョリータ 井上和彦
第十二弹 いつまでも一緒にいようね 吉野裕行/神谷浩史 (阿雷和提子,这张要收!)
第十三弹 君より先に僕がおやすみしちゃうよ 小野大輔/中井和哉
第十四弹 みんなで一緒に寝ようよ 高橋広樹
第十五弹 放課後はきみのそばで 森田成一/杉山紀彰(明显就是BLEACH,)
第十六弹 いい加減に寝ろよなっ 中村悠一/代永翼(啊啊啊!A3!一定要收!)
番外編 俺は眠くなーい 若本規夫(就是那张睡不着啊睡不着,若本叔你为啥总做这种事情……比如那个非让你出车祸的导航音……)
特別編 モテるオヤジのトキメキベッドルーム feat Knock Out VOICE 黒田崇矢/大塚明夫(这个貌似也很囧……)

無責任廢話

烦死了烦死了!

其实真要想想那都是什么P大点事啊,但现在这年头,BLX的人有多少啊!你BLX来我BLX去,于是大家就都BLX了,然后就掐了,然后就“腥风血雨”了,无聊!明年动画开播,有的你BLX!一样是萌,一样是玩,凭什么你能玩人家不能玩?如果不阴谋论我还真搞不清楚某些人的思路。现在好了,LP关了,TNND我好不容易申到了ID还一句话都没说过呢!MARY NEXT DOOR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大家都知道这东西敏感脆弱,大家都少啰里啰唆的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么,再说了,别总当XQ是垃圾桶!XQ虽然马甲,但也是能查IP的,你树洞为什么不去人家地界树洞,偏要到XQ来!小粉红这地方虽然BH但也不是所有人都早就知道你的他的圈子里的事情,也不是没有你最恨的LOLI和小白!本来不想宣传,结果一到XQ反而宣传了,这种事树洞之前考虑过没有?如果说原来大家还有点能理解那家伙的心理,到了后来就实在不得不戳人家的脊梁骨了——把LP弄那啥了所有人就都痛快了??
TNNDLN原先还不知道那件事,知道了之后还真有兴趣去收本!前提是要能抢的到……
还有WZ事件终于上升到实际操作中非常重要的阶段了。我弄到了张EXCEL,终于找到了我到底是哪里被人点名。总的来说,在此不予置评,但我忽然很悲观的想,会不会这辈子代表我名字的那两个字成为铅字的机会就这么一次了?ORZ,被自己囧到了……
反正这阵子上小粉红最郁闷的事情就这两件,欢乐的系列贴还是声优树洞,人家的不管是也好厨也好每次都看得很痛快。我不是一直泡在那边,所以每次去看都是整楼整楼的看,昨天晚上两个楼一起爬,看得眼睛都快不行了,最终决定去睡觉!真难得,这两天能在12点之前睡觉……

这两天天气忽然冷了,但我执意不肯在家里穿棉袄——说实话最近几天我在家里穿得很整齐的机会机会为零——于是就薄睡衣外面套厚睡衣,然后再裹着个休闲毯整天坐在小电前面,头发干净的时候披着,快要洗的时候就抓起来,虽不至于蓬头垢面(其实看上去还是挺像的)但也就是个干物宅的状态了。唯一感到欣慰的是由于几个月来长时间不出门,皮肤变得好了些……但是!因为长期对着电脑估计也毁掉了不少成果……豆乳还是不错的,前两天能开始花1月的生活费(ORZ)了之后上TB败了跟保湿乳液配套的化妆水……话说我今天头一次在TB上买到了假货啊哈哈哈!目快递来收我的退货刚刚走……
照我现在上网的这个状态,这个月肯定会欠费的。还有我12月1月生活费……那些心水许久的DRAMA到底收不收,这是个问题……

爬红零的BO爬的很欢乐,感想多多。一个就是油菜花估计真的都是天生的,而我是霉菜花……但很多时候又很不甘心,同时却又有着自己的坚持,于是……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前两天为了找白感觉就去重看以前看过的精品文,结果……估计就是打击过头了,熬夜到三点也没写出来什么好东西(你就狡辩吧……),于是继续处于写作无能低落期……倒是看完了菜的《背向》,于是萌到我泪流满面……《被盗版的传记》看了个开头,有点感觉,等待往下看的感想。

过这两天正式的手续步骤就能出来了,到时候就会忙起来了。说实在的我也不想天天这个样子,很空虚很急的,连文都写不下去,真是连看都不想看,但是……ORZ……这两天右边臼齿要和地方的口腔长了一个硕大的溃疡,疼得要死,弄得我饭都吃不下去,恨死了。加上左边臼齿长达两年的不完整状态……我早就想去九院了却老是拖着,真讨厌。

PS:《图书馆战争》是部好片子!《雨月》尚可,声优强大!楼长我现在彻底雷你开口了,但对YUSA的爱持续上升中……
还有,FC2的服务器124好像是在11区,我放心了,不会被水产或者框了。上回到BD发帖,结果发了半天愣是一次都没发出去,弄得我一怒之下,LN还就不发了!

無責任廢話

一个写作无能者的自白

每次看到人家写得好文章都会自我厌恶唾弃一阵子,心想你看看人家写的,TNND你写的那些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就你这破水平也好意思拿出去现!你一辈子透明的命就是那活该!
这类作者很多很多……首推tangstory。

最近写同人一百题,因为都是超短篇写起来不费劲,而且又能写好多自己以前从来么有尝试过的CP,因此感觉相当过瘾。出于CP过于杂乱的原因,也不方便拿出去给别人看(不过稍微长点的,有地方贴的,我还是分别贴了一点出去,说是那么说,但自己最了解自己,毕竟还是不那么甘于寂寞的人啊……又开始自我厌恶了),于是就基本上是纯粹的自娱自乐和练笔。写的时候借用了一些以前自己看文得来的灵感和片断,也有自己的萌点。说到练笔,我觉得这样写下来非常能够发现写作上的一些问题和毛病,尤其是局限性,对自我提高非常有帮助呢!但这并不能改变我是一个写作无能者的事实……
题外话,我发现自己只要写死神文就很容易写成架空警察,可能是因为这个设定用过很多次写顺手了的关系,何况这个背景的确萌啊!《查无此人》《意识》还有一百题里那个,基本上都可以看作平行世界了。我不是不想写原作背景,问题是没找到好的萌点啊……恋白不用说了,那篇自己觉得很萌的蓝银,场景感觉是借用VAN的贼喊捉贼番外,当时看到这一段就萌到不行,而且写出来感觉也很适合蓝银这个我怕抓不住一般来说绝对不敢动手的CP——毕竟这一对原作背景实在苦手,于是还是继续架空警匪背景ORZ……不过总归是借用了人家的IDEA,如果哪天被VAN揪住暴打我也是无话可说的——这是一个写作无能者的必然宿命!
还有,亏我还萌了这么久的白,居然好不容易开始写了却一写就写成那个样子,真对不起我自己看过的冰影红零休迪翊等等大人的那么多篇精品文啊!这都多少年了,Follow Me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把你孵出来啊啊啊!你这个写作无能者!抱头……

前段时间忙考试,不敢出门不敢写文,结果就憋屈了,想写东西到爆,果然那就是压力啊!写文对我来说是释放压力的一种形式,压力越大越想写东西。于是实在忍不住,就写了。《CRASH》和《Still Silent Now》就是这么诞生的。两篇的东西的异曲同工之处在于,都是情节非常弱,偏向意识流,仅为了抒发一种感情而存在的东西——这就是释放压力的后果啊!脑子里一团江湖,谁有心思去构思精彩的情节啊囧丁乙……你果然写作无能啊混蛋!

雜七雜八卦

相亲这回事(转载)

征得伊原子同学同意之后,转贴到我的自留地。N多想法真是和我不谋而合,说到心里去了!

在我还青春无敌的时候,一度认为相亲那就是旧社会的产物。提到相亲,自然而然会想起“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封建包办婚姻”,进而梁山伯与祝英台、孔雀东南飞、红楼梦等等惨不胜惨的古代爱情悲剧争先恐后地奔入我的大脑,让我不由仰天长叹一声“万恶的旧社会啊!”大学时,徐老猪同学跟我们8她在家乡的闺蜜的相亲见闻,我的下巴几乎都要惊掉:妈哟这是21世纪的新中国了,怎么还有相亲这回事!
唉,那年少无知的青涩岁月啊。
今天我已经成为一名相亲经历丰富但成果为零的大龄剩女。含泪挥别校园,无青春,无姿色,无钱,无地位,整一个“四无新人”。所幸有一张loli颜,出去见男人不至于太过凄惨。说实话,相过这么些个,也不乏有温和朴实、善待我的好男人,但我都在或长或短的尝试相处之后,对他们说了byebye。问起原因,我说来说去好像也就那么些,性格太闷啦,我是颜控啦,不想跟婆家太近啦,等等,久而久之,估计我身边的热心群众们都有点看不惯了,你自个儿条件不怎么样还老挑三拣四的,再这么挑下去到时候连白菜价都卖不出去了。尤其是我爸妈,每次电话来都要问我,你跟那个某某男孩最近有没有见面啊,相处怎样啊。一听我还是说没感觉,两位老大人都开始怀疑我的性向了,直说我是“变态”。
我也很惭愧啊,觉得对不起父母亲友,对不起那些看得起我的相亲对象,往远处想,我这种老大不婚的人一多,也容易影响社会和谐。知道那些一摞一摞的理由都只是表象,痛定思痛认真剖析自己,得出的一个根本原因是:我压根就没法喜欢上什么人。

首先声明,我不是同性恋,我只冲着美男发花痴;其次,我也不是自恋狂,已经有N多亲朋好友对我说我不能那么没自信。但我就是这么个奇怪的行,从小到大,就没喜欢过哪个男生。以前就是这样,跟身边的男同学玩的好好的,人家一旦不幸昏了头对我有那么点意思,我就相当干脆地翻脸不认人。有很多女孩都乐意别人追自己,甚至以此为荣;换作我,就是发自心底的厌恶,只想躲得远远的。现在没有那么偏激了,但每次跟相亲对象约会,出门前心情总是相当烦躁,吃饭时想着紧完事儿走人。还好我的相亲对象都很君子,跟我没有过什么身体接触,不然的话,很可能会触发我的暴力神经。
要怎么样才能喜欢上一个人呢?这个问题对我来说,难度可以媲美“如何在一周之内挣到500万”之类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萌一个男生不难,我大学时还骚扰过学弟、跟踪过陌生帅哥;但要发展到喜欢他,甚至爱上他,对我来说之间的距离有如天堑。想给我介绍对象的亲友们问我,你喜欢什么样子的啊?我总说,个性开朗,对我好,个子高一点,收入什么不比我差就OK了。虽然他们给我找来的只有对我好和收入比我高符合,但我也觉得就算真找来条件完全一致的我就会喜欢上么?当然咯,个性开朗的高个男都是抢手货,估计年纪跟我差不多的娃都能打酱油了。身边的人都劝,哎呀一见钟情是不可靠的,感情是要慢慢培养啊;要求不要太高,对你好就行。拜托我还没少女到相信一见钟情。问题是,怀着烦躁想逃的心情相处,这样怎么可能培养出感情?曾经跟一位人很好的相亲对象(对不起我也发好人卡了orz)相处了一年多,最后也没培养出啥来,只好摊牌。
为什么喜欢上一个人这么难呢?我也曾多次想揪着自己的耳朵对自己喊,这个人对你不错就喜欢他吧!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我推崇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感情,而相亲这样,直奔结婚主题而去跟一个陌生人见面,彼此心中自然像购物一样将对方优缺点罗列一二三四,这样怀有功利色彩的审视考核,能培养出爱情?抱歉,至少我不能。但可悲的是,除了相亲,我也没啥能认识未婚男性的机会了。
我是个观念传统CJ的人,不可能跟一个我不爱的人朝夕相处,甚至跟他上床,为他生儿育女——仅仅因为他对我好。很多人都说,找一个你爱的,不如找一个爱你的。但我的确贪心,结婚的话,只想找个我爱他他也爱我的人。但矛盾的是,我并非对爱情多么渴望多么憧憬,我觉得谈恋爱耗费财力物力精力时间,两个人粘在一起亲热着实肉麻,最烦人的是还要时不时跟对方斗智斗勇,伤心伤脑。况且我总觉得男人不可靠,不如靠自己。结婚前给你摘星星摘月亮,指不定过几年还没等你变成个黄脸婆,他就出墙找贱人小三去了。批注:说得太好了!说实话,如果不是种种压力作祟,自己也担心越到后面好男人越少,我还是蛮享受我的单身生活的。
徐老猪同学最近也在苦闷。她的感情生活,也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是干脆跟男友结婚?还是索性结束这段关系?她跟男友开始谈恋爱,也是因为他对她好。然而几年下来,她对对方还是说不上有多么喜欢。结婚吧,觉得感情没到那份上;不结吧,都这么多年了,对不起人家,何况再找一个也麻烦,食之无肉,弃之可惜。我想,我跟老徐同志都是那种自我感很强的女生,不会勉强最本能的情感。而我比她更凉薄,不会被男生感动,到最后大多以发好人卡收场。

会憋不住上来吐槽,诱因是在XQ看了张相亲贴。我讨厌在XQ看到BG贴,但这些个名为“妈妈摔凳子引发的相亲系列贴”却一直得以保留且人气颇高,完全是戳中了XQJMS的烦恼。我的身边,虽然有一些为鸡肋式感情而苦恼的姐妹,但更多都是“重色轻友”、男友/老公第一的甜蜜小女人,持续痛苦相亲的剩女基本上就仅我一人。打开这张帖子,我终于感受到什么叫“于我心有戚戚焉”。XQ宅女多,都是被家人朋友催着逼着,无奈着,甚至反感着,但不得不不停相亲。二十出头到三十出头,没有见到成功案例,几乎所有人都在抱怨。只是与这帖子里的大多数人相比,我RP比较好,没有遇见过JP。同是XQER,感想都一样,我们都觉得自己是一棵待价而沽的大白菜,把自己卖出去就是一项不可不完成的政治任务。所谓成长,所谓懂事,就是在适当的年龄干适当的事情;而在我们这个年龄,头等大事不是好好工作,不是实现梦想,而是结婚。

“握下手,不惋惜不惋惜,我也经常会回想,要是当初咬咬牙忍一忍,现在会怎么样了呢?结婚生子?终于有自己的房子可以安生?不再受父母的疲劳轰炸?然则想深一下是非常可怕的,气场不合的人相处多久对俺来说都是陌生人,和一个陌生人一起吃饭睡觉生活,每天相对无言,做什么事情也许都要顾及对方和对方的家族,自己的空间被压榨,无法自由自在过活,多么绝望啊~~~ 混xq的多多少少都有些要求独立自主的女权主义倾向,喜欢独自一人呆着,喜欢做什么事情不必向谁报备,喜欢自己的钱自己赚自己花,要小孩的话一定要自己先做好充分的准备,然而因为对养育一个生命的慎重多半对生育持悲观否定的状态,喜欢责任明确分工明确,然而说出去这些大抵都无法被主流婚姻观念认同地吧……
俺努力过了,但是无论如何就是妥协不了,俺宁可饿死街头,孤独一人病死在家里,老的照顾不了自己选择自我了断,一直忍受家庭和社会的压力,也不想妥协,并且深信的一点是,由于坚持以上观念而无法找到可以理解的人的话,那不是我要求太高,而是周围的确没有哪个男人的质素可以配得上俺。”

这个回帖引发了浩荡的排队狂潮批注:我也想跟着疯狂排队!!,也让我忍不住要说“LZ就是世界上的另一个我口牙”。虽然我不至于觉得周围男人配不上自己,但“独自一人”的本能在心中始终占据着上风。曾经跟身边的朋友说,一想到如果交了男友,可能就要偷偷摸摸地萌耽美、看GV,刷网的时间也会大大减少,就很是不爽,结果被BS。但在“摔凳子”系列相亲贴里,这样的忧虑比比皆是。相亲结婚问题上,最能找到共鸣的地方,只能是动不动“BG转ZS”的XQ。或许是因为我们都是宅且腐的干物女,我们讨厌男男女女那些肉麻兮兮的小情调。相亲男们自以为浪漫的举动,或许能够感动“正常”的女生,但在XQER眼中,只会是拿恶心当有趣的无聊行径。我们宅,自己的小世界最重要,男人们不可以干涉我们的生活、我们(或许有那么点BT)的喜好。与相亲对象约会,不如在家里看一部腐系动画,刷一部耽美小说。

我们到底是为什么而结婚呢?是因为两个人相爱于是想要这辈子在一起,还是只要找个人繁殖后代?我爹妈说,你要找个人做伴,不然老了很可怜。但是,找个不喜欢的,没共同语言的,日日两看生厌,我宁可孤独终老。至于养儿防老说,到我们老了的时候更是天方夜谭。想必那时中国的养老体系已十分发达,不过是一堆老头子老太婆住进养老院,搓搓麻将,打打扑克,说不定能遇到两个老腐女,一起YY男医生,也算是夕阳无限好了。
我心目中的理想生活,是一套自己的房子,一份收入不错时间机动的工作,可以让我养一只猫一只狗,每年都有机会出去长途旅游。在这般憧憬中,从来没有过一个男人的位置。但是,我是个懦弱的人,我没有勇气决定独身,更没有勇气去抵抗催婚的巨大压力。因此,只有祈祷上天能让我在适婚年龄结束之前遇到一个能与我彼此相爱的好男人,放心出嫁,也算是给自己、给父母、给热心群众们一个不错的交代。

無責任廢話

相亲贴观后感

前两天在伊原的博客里看到了一篇博,是这位同志看到的XQ上那张“妈妈砸凳子引发的相亲系列帖”的观后感。当时看到那篇博我就心有所感了,结果今天直接去XQ上把那整张帖翻了出来,光第一楼就有500多张帖,看了一中午,终于忍不住还是想来写点什么。

首先,XQer跟现在大家映像中的所谓“普通”女生肯定是不太一样的,XQer普遍性格比较独立,有主见,不习惯任凭他人摆布,喜好偏小众(ACG向和腐向总归不是社会主流思想);往更高了里说,还有学历和文化层次比较高,有一定思想追求,审美情趣脱离低级趣味(大家YY和HIGH的时候不代表真正的审美品位),有独立经济能力(我是说上了班的那些人),而且大都有些女权主义倾向,对封建的男尊女卑思想极度反感,坚决反对把女人当作保姆和生育工具。
好了,说了这些,大家相亲时候对某些JP男人的反感也就可想而知。其实虽然我年纪也不算大,不过刚接近本命年,感情经历还是一张白纸,但还是非常能够理解XQ同胞们的基本要求的。仔细想想,我们的要求也不是那么过分,就外貌而言,身高不能比自己矮这不过分吧?体重不能有两个自己那么重不过分吧?青年谢顶无法接受这也不过分吧?至于长相,至少不要丑到不能见人这也不过分吧?
然后,那些相亲的男人们啊!初次见面要尽量诚实不要太过虚荣能做到吗(我怀疑就光这一点就大部分不能满足了ORZ)?无不良嗜好这是理所当然的吧——大烟枪暂欠不论(ORZ我真宽容,其实我自己是接受不了的),喝酒至少不能是酒鬼,小赌怡情但不能好赌成瘾这也不过分吧?游戏玩玩可以,有点研究也可以,但沉溺于此就过分了点吧?吸毒绝对要PASS这也是理所应当的吧?花钱节约生活俭朴是好事,但不能吝啬到连公用卫生纸都偷吧?还有孝敬父母是对的,但有恋父恋母情结的丝毫不能独立的男人要敬而远之没有错吧?对女性不尊重,我就是说把老婆当作老妈子和生育工具,封建思想严重且有严重CN情结的男人我们不待见这也是我们的权利吧?还有最后的,为人要正派,至少不能三观不正这也不过分吧。
另外加一点,大家看DM那么多年,对男人就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这一点应该都深有体会了,好色那是男人的天性本身没什么错,不过我还是真同情那些遇到初次见面就动手动脚的男人的JMS……乃们把女人当作X幻想对象也就算了,但男人们啊你们自己脑内补完别给我们知道不就好了,不至于色急到像很久没交配的野狗一样吧!那么饥渴的话不会自己回去看AV用XX自己解决吗!为什么要做出如此让别人厌恶的X骚扰举动!抱歉说到这里我真是有些愤怒了……
以上我觉得这都是JMS选择自己伴侣的种种基本要求了,但问题是现在的男人啊,就连这些基本中的基本的条件都不能全部满足(这种人除了JP和NC之外实在没有别的形容词了),还能让我们说什么呢?

我到这么大,好歹也4-5个人见过面,相比之下,我跟那张帖子里JMS和有些认识的朋友的辉煌经历相比简直不值得一提,但也不是没遇见过没头脑的男人。不管如何,我并没有偏激到看不起男性,但我还是觉得有独立经历能力,思想成熟的女性与其找一个JP男人凑和然后为自己的生活带来种种不幸,还不如独身。

结合我自己来说,我的家境没有贫穷到不得不找人救济的程度;我有自己的兴趣爱好,我有要好的并且能够交心的朋友,就算自己宅在家精神生活也够丰富;现在虽然待业但也是暂时的,等以后回国未必找不到一份养不起自己的工作——我既然能养得起自己,自然就不需要依靠一个跟自己原本毫无关系的男人来养。以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两个人要照顾四个老人,我如果不找一个能让我心甘情愿帮他一起侍奉长辈的人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么?我自己的老人以后还要靠我呢!还有孩子,我本身是很喜欢孩子也打算要孩子的(这点我身边一堆不打算要孩子的好友都是知道的,相比之下我的想法算是很传统了),但我要养孩子是我自己的决定,跟传宗接代什么的毫无关系,我凭什么跟一个自己看不顺眼的男人一起要孩子?凭什么我生孩子就是为了延续人家家的香火?至于家务,我虽然懒,但不代表我不会做,而且需要自己打理的时候我也不会推辞自己的责任,但男人啊,你们自己不长手么?大家都是工作了一天很累,凭什么家务就全都要女人一个人做?

我父母之间的相处模式是我从小看到大的,不可否认这对我的择偶观和家庭观带来了深刻影响。虽然我依旧认为年轻时候的父亲相貌没有到达母亲的高度,但父亲总的来说还是相当不错的男人。至少他为人正派,无不良嗜好,有一定责任心,和母亲共同承担家务,更别提处世心态好,也够风趣;母亲是个操心的劳碌命,承担了家庭中很大一部分精神上的责任感(因为父亲有时候比较懒ORZ,性子也太过随和)。她工作有能力,人际关系好,为人正直,对待家庭也有着相当的责任感。他们两人之间的相处对我打下的最深刻的烙印就是两人有着很多共同语言,两人能够一起欣赏他们都喜欢的东西,思想上也有共同的更高追求。我好像是从初中开始就觉得,夫妻之间的共同语言实在是太太太重要了。

两人在一起生活,女性的角色绝对不只是管好后方而已,两个人一同撑起,共同经营一个家,每个人都有自己应尽的义务,而这个义务是多方面的,男人不是说物质上养了一个女人就行了的,女性也绝不能只满足于被老公养。女人都是很感性的生物,感情生活固然重要,但现代女性更要自立,自重,自尊,自爱,又不是没了感情和家庭就活不下去!这是我坚持的信条。

所以,至少到现在为止,我的婚姻观都没有变化,宁可独身一辈子,也绝对不找人将就!

雜七雜八卦

蛋蛋官方DRAMA片段——让我死了吧……

继续上XQ扒下来的东西——这个看得我倒地不起,MAMO乃就这么险些受给肉村了么……不过我还是诚心诚意地不希望你下水,乃这个演技无能者就表来糟踏我们一片纯净(特大误)的BLDrama界了!

哈姆:有事的话就进来。
刹那:ちょりーっす~~~哈姆老师,我来给你一个惊喜。刹那君登场~~~吓了一跳吧?吓了一跳吗?吓了一跳的感觉?哈姆老师,你那表情是怎么回事?在等待什么?嘴角上有什么滴下来了?
哈姆:啊(擦口水)嗯,对不起,貌似欲望从身体的末端渗出来了。不过,这个状况,简直就是晴天霹雳!不,应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吗?
刹那:你说啥,真的很厉害的样子。好像得逞了的感觉?
哈姆:待会儿就会得逞了。怎么站在门口说话呢,快进来吧。
刹那:是,打搅了ちょりーっす!
哈姆:这里就是我的前线基地。
刹那:ちょりーっす......
刹那:(这,这间房间究竟是怎么回事?到处摆放着昂贵的终端设备,游戏软件和Gundam模型堆得像山一样多。无法想象是恐怖分子的隐藏之处......不过,这也有可能是伪装而已。)
哈姆:怎么了,少年?
刹那:哈姆老师,你这么多东西还真不是盖的,真不是盖的呢。这个架子上的游戏,全部都只有男人。这可不妙。感觉老师已经玩过了?
哈姆:嗯,现在正在玩呢。
刹那:你做什么?
哈姆:正在你身后抱着你。
刹那:不妙,真的不妙啦!
哈姆:事到如今你还抵抗什么?如果你也演过很多这种类型的作品的话,那么这种状况你应该了解的很清楚了。
刹那:那真的很不妙啊,不妙啊!
哈姆:你还是不要再用这种不惯用的腔调说话了。
刹那:难道说?放开我!
哈姆:你的话说完了吗?
刹那:你已经发现了吗?
哈姆:不管怎么改变性格,只要看你的眼睛就会明白。你那双追寻猎物的眼睛,无论怎样也是无法改变的。
刹那:你究竟是谁?
哈姆:这句话原封不动地奉还给你。
刹那:(掏枪)
哈姆:哦,没见过的枪啊,在哪里制造的?
刹那:我再说一次,你究竟是谁?
哈姆:寻找真爱的教职人员。
刹那:不要再戏言了!快点回答问题!
哈姆:如果我说无法回答呢?
刹那:我会开枪。
哈姆:可怕啊可怕。
刹那:我是认真的。我已经做好了开枪的觉悟。
哈姆:是什么事情把你逼到如此地步的?
刹那:现在是我在提问!
哈姆:哼,好吧。我就是你所认为的男人!
刹那:啊,果然你是恐怖分......
哈姆:对!我就是超级喜欢男性的别具魅力之人。一点也不错,我就是为你神魂颠倒的男人!
刹那:什......什么?
哈姆:少年,我渴望你!渴望到无边无际!
刹那:啊......住手!
哈姆:少年!少......少年!
刹那:放手!
哈姆:我做不到。
刹那:为什么? LGhK)]:
哈姆:渴望的人就在眼前,处女座的我,伤感......
刹那:住手......放手! 糟了,手枪......
哈姆:这样就没有保护你的东西了。全部暴露出来吧,你的存在,还有你的一切!
刹那:我......

洛克昂:刹那!
刹那:洛、洛克昂......
哈姆:你是谁?
洛克昂:你在做什么,刹那?
刹那:洛克昂,这是......
洛克昂:这种不检点的行为爸爸无法原谅!
刹那:你误会了!
哈姆:要我说的话,这样误会下去也不错......
刹那:闭嘴!
洛克昂:老兄,快把刹那放开!
哈姆:你在做什么啊?
洛克昂:不要说的好像我做错了一样!
刹那:不过,洛克昂,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洛克昂:对了,刚才被冲击了居然忘记了重要的事情。刹那,监视对象被人诱拐了。
刹那:什、什么?
洛克昂:而且是在提耶利亚监视着的时候。看来是相当老练的人做的。
刹那:目标另有他人......那么,在这里的男人是......
哈姆:不要让我再三重申了,少年。我只是一个男色家!(喜欢男人的人)

雜七雜八卦

深淵

前两天从XQ声优树洞系列贴里面扒下了这首歌和歌词,囧了
首先,OnoD为什么你的歌是组长给你作词!组长为什么你能写出这么虐这么揪心的歌词呢我们很CJ的当然不会认为你是在写给田中理惠,乃其实是写给你们家肉的吧口胡!原来你们之间的感情这么哀怨啊……
不过!OnoD你唱得这么哀怨又是做什么!你在唱给你们家HiroC听吗!人家还没开始萌小野猫阿ORZ……

『深淵』
作詞:杉田智和
演唱:小野大辅

醒めない 夢の在処を 想い 描く日々
どうして 終わりが来るか 見渡せば 遠い

ー非通知ーと 携帯が鳴る 空ろに見てる
欲しいのは 安心だけ 誰でもいい…

何度も 繰り返す 似たような 過ちを
面影重なって目の前で消える
「自分の記憶(なか)では死んだ。」君の我侭なとこ
今は それでもいい

気持ちを 試す訳じゃない 何も望まない
黙って 耳を澄ませば ふっと響く 鼓動

傷ついた 心隠して 大人の表情(かお)
優しさと 逃げ続ける 子供のまま…

それでも 失った 悲しみに 慣れてくる
「どうして痛かった!?」 それも辛いんだ
適える事よりずっと 願い続ける夢に
僕は 逃げていたよ

誰にも 知られたく ない気持ち 隠してる
矛盾した気持ち 僕を笑って ねぇ…
手紙を書き続けても 宛先は解らない
空を 見上げている

このまま 月日だけ 重なるよ 悪戯に
時間は 戻らない それは解ってる
流した涙の意味を 愛が消えてく意味を
ずっと忘れないよ

End

無責任廢話

照例的看文听碟手记之08夏秋版 II

黒羽と鵙目:这张原谅我没有听完整,因为CAST比较彪悍……当然当时收它的原因也是因为这彪悍的CAST……杉叔X贤叔——这是何等强攻强受的水准!出于WS的心理,我直接听的最后几轨……当然是被深深地震撼到了。两位前辈当年在LPC03上都玩得很开心,结果后来就出了这张……真是……(不过跟我预想的攻受逆转了,望天,于是杉叔你屹立不倒么……除了当年王子LV被石头史无前例的强上之外……)
龍と竜:这张是肉村的攻碟,据说挺感人的,但我没啥感觉……肉村的声音压得很低,不仔细听都听不出来,不过倒也符合他这个角色道老大的身份。除了这个角色的声音,现在肉村无论配什么角色我都能准确地听出来了……总的来说他勉强算是清亮系的。
恋爱操作番外篇 あなたの隣に座らせて:小西攻成田的恋爱操作两部本片没来得及听,先把番外听了,因为里面有小下野啊(剧情也是没什么话说的那种……)!小下野我真喜欢你,虽然就某种方面来说跟小翅膀有点像(别问我为什么,就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可能是因为还不够老练吧?现在JUN2是彻底老练了……),但声音超萌啊!石川英郎作品不是很多,我是说DRAMA,动画里也不是主役(虽然都是人气角色,鼬啊十三姨之类的),所以还没听出特色来啊……
純愛/純情ロマンチカ系列:出于对动画和漫画的爱我收了这个算得上是比较大的系列。纯情系列跟漫画和动画所有的元素都一样没什么说的(我最爱野分X弘树那对啊!萌的我捶地板),不过纯爱就比较有意思了,没什么时间,所以只听了比较萌的纯爱自我主义者,剧情实在是小白(我发现日系很流行的很多剧情实在不是我那杯茶)也没什么说的,还是伊藤和神奈的表现最高啊!说实话,我到现在都觉得伊藤的声音是可以攻的,无奈为什么从异国色恋到自我主义者都是受,还受得那么萌!估计只有由于我目前对六番的攻受萌点逆转了,所以恋次算攻了吧……ORZ。至于神奈,三千里面的小白兔卡加还是很可爱的,到了这里面就成攻了……抹泪。不过就野分这个角色来说,我虽然觉得可能有更好的选择,但神奈的表现也还是比较有说服力的。
DEAD LOCK系列:我在日系小说上的新欢作者就是英田サキ和榎田尤利(人家明明都是老牌的了好不好!),于是还特地去找了DEAD LOCK系列三部小说来看,包括番外,感觉还是相当不错的。监狱,以及追捕逃犯的背景,出场人物众多,情节很不错也比较紧凑,个人认为恋爱部分虽然是主线之一但就整个篇幅而言却不是重点描写的部分——英田老师作品的路子还满对我胃口的,加上肉村和Y元的卖力出演,以及MIKI和YUSA的精彩协役,还有高阶佑的绝美封面彩图,这套一共六张的碟我觉得是这两年来难得的水准很高的作品了(我连对DRAMA的评价都是那么严格啊!)。听下来的感觉,基本上依靠肉村的独白来进行故事占了很大篇幅,肉村蛮辛苦的,演技也没什么问题,不容易了。Y元的戏份,尤其是后两部里面的戏份着实不多,XQ上的评价Y元后两部就是场,出场的唯一目的就是和肉村H!人家肉村那么辛苦你顶个主角的名号顶多出来打打酱油还吃肉村好意思么……囧,这也不是Y元可以选择的,明明英田老师原作里就是这么写的好不好……ORZ。MIKI和YUSA的表现大赞!虽然不是浓墨重彩的描写,但里面的感情戏还是很出彩的,由其是最后一张的最后几轨,事件结束之后两人最终决定生活在一起,其中的内心戏十分动人。

好吧,说了那么多日文的,来说中文的。这阵子由于又发现凿壁借光是可能的,于是发狠下了一堆中文广播剧,其中不乏精品,或者应该说,大家的水准是越来越高了!现代背景的,推荐《妖孽横生》,《千里起解》,《终身操盘》;古代背景,大荐《灯花不堪剪》和《蝙蝠》!很遗憾,以上说的都是坑,其中大部分还是只出了一话就让人落坑的坑死人不偿命的作品,但无奈这些真的是好啊,演技和后期都好,让向来对日本和国内广播剧抱持双重标准的我也不由得动摇了。其中首推两部古代的,《灯花》的后期实在精彩!《蝙蝠》的演技几乎是完美无瑕了,听得我几乎要拍案叫好。当然,国内的剧不论水准多高,都是有瑕疵的,只不过瑕疵多少罢了。推荐的现代背景的那三部,相比其他的已经好很多了,其中除了《千里起解》在后期声音处理上还有些问题之外,另两部都做得很好。如果能顺利完成的话,应该是和《疯狂游戏》和《北京正午》不相上下的好作品了。另外,小白剧《金钱帮》和《篡位吧》都是走轻松搞笑路线的,所以给人有制作不算十分精良的感觉,但听起来还是和欢乐的,尤其是《篡位吧》,演技虽然一般,但由于原著就是小白到NC的超级恶搞爆笑水文,随便听听,能博人一笑就是好的:)
PS:决意把《差劲X2》的后续做出来了,时隔这么长时间,CV演技和后期制作都进步了不少,但还是很可惜的未能达到一流水准,不过听起来很怀念,就够了:)

稍微说一点死舞和网舞。这也是不幸在考试前给我拿到,结果忍不住一看再看的东西啊!最后一部THE ALL绝对是死舞系列的巅峰,演员最齐(《もうひとつの地上2008Ver.》不仅乱菊回归还加上了露亚的唱段,长达十多分钟,这是最高纪录了),情节最全且紧凑,音乐舞蹈舞台灯光,无一不好,看得我坐在电脑前面都想拍手啊!LIVE2也的确HAPPY,大推荐原创的副队长之歌和女协之歌,相当欢乐!说起来死舞就这么到此为止了,说实话,相对于网舞我是更喜欢死舞的,这是我向来比较轻偶像而重实力的必然吧!加上死舞里面有那么多一代(啊啊,永山,TUTI,荣志,直也,还有北村和大口)……捂脸……其他人,从绝对英俊的伊坂达也到唱功一流的佐藤美贵,从台上装样台下妖孽的林修司到唱做俱佳的可爱的齐藤来未子再到原为著名声优的笠原弘子(或者她原本就是剧团出身?),乃至那些可评为最佳绿叶的队员们,更别说一场比一场华丽直到的最后360度旋转大舞台和几乎场场优秀的音乐和编舞,演员们也基本上都各有特色,死舞给了我太多惊喜,而且从来没让我失望过。从04到08年,死舞的演员和工作人员们,谢谢你们的努力付出,给了我们那么多次视听盛宴!谢谢!
至于网舞……出于种种原因,日本现在连舞十都上演了,而我连舞九都还没看到全本。不过就我目前看到的来看,依照网舞这么多年来的传统,外校永远是出彩的,更别说比嘉里还有斋藤ャスカ!现在的青学四代实在是没有存在感,个人感觉比三代差远了……于是,我心目中的排名变成了这样么:一代依然最高,然后是三代,二代,四代垫底……噢对了,这段时间炸雷的消息就是网王明年连载再开,浩浩荡荡四十二卷单行本不过是个序幕了把……XF你玩弄我们的感情是要遭报应的啊……!!另外AB最近好像要把卡卡西画死了?如果卡卡西真的死了你也会遭报应的……
累死了,三维载体(声优也算吧……)的事情暂时说到这里吧,下面要说二维载体的了。

無責任筆記

照例的看文听碟手记之08夏秋版 III

前段时间网购了彩铅秀秀的8059文集,好久没看到那么合口味的8059文了,还是一整本……《山岚》是我当时在R推上看到然后就觉得是难得的好文,还有其他一堆文章都在一个集子里,自然舒爽。A to Z里面的文章也都相当不错,果然这些作者很有品质保证啊!尤其是红零那篇6927,现在本子不在手边忘记了名字,不过整篇文从气场到文风到情节到结局都看得我心旷神怡!里面其他的家教和银他妈的几篇也都很不错:)
说实话最近看同人文实在是不多,除了很少几篇家教和银他妈,也没看出什么很有印象的文来。倒是在现在因为WZ事件(这个我实在是无语了)关闭的红JJ同人文库里曾经看到过几篇有爱的山寨网王同人和不错的体育同人,肖冰,威鹏,林鲍之类的(我觉得我应该被天打五雷轰啊……算了,XQ上的楼盖得那么高,就算要轰我也不是第一个……汗死)……啊对了,《立海大青年》和《战斗在汴梁》!
这两篇都与江南那篇横空出世的《此间的少年》有异曲同工之妙,《立海》里的人物全部出自网王(废话),学校背景和经过考证应该是天津大学,人物涵盖基本上网王TV版动画里出现的全部学校和人物,更重要的是,这是一篇“良识文”哦!为什么打引号,因为所谓的“良识”当然也只是相对而言……里面的CP十分明显只不过都没有挑明罢了,作为主线描写的应该是立海大一干人等。文中主CP有真幸,282,乾柳,TF,OA,以及佐观(这八竿子打不着的CP……ORZ),总的来说还是比较厚道的,没有全民CP……当然,其中的BG段落也相当有意思,尤其是千石和亚久津(这两个不是CP!)两人的BG故事十分出彩。
《汴梁》里的人物则全部出自温瑞安的《四大名捕》和《说英雄谁是英雄》系列,学校背景无从考证,不过这是一篇比较光明正大的耽美文了,CP全都是原作里的王道——大家都说温瑞安原作就是清水暧昧文连CP都是帮你配好了连同人都不用写因为原著比同人还要萌……主打三个王道CP,7顾不用说了,方应看和无情很萌,苏梦枕和白愁飞也超萌!铁手和追命也有涉及(冷血没有CP是因为原著里和习玫红的BG气场太强了么……),加上BG的赫连春水和息红泪以及狄飞惊和雷纯,整篇文章就是欢欢乐乐的校园大乱斗,相当的有爱!文章有已经改成原创的旧版和精简的新版,我都看了,虽然同人的旧版更加有爱,但不得不说新版的修改也还是比较成功的,删除很多细枝末节的情节,修改了一些写的不太成功的段落,情节紧凑了不少。我这个不学无术的人,8月考试看完了《立海大青年》,10月考试看完了《战斗在汴梁》,下次考试看啥……我看我还是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总的来说,《立海大青年》较后者来说的立意要高出许多,但由于文章太长,表现的东西也比较复杂,经典段落很多,比如其中OA生离和TF死别,亚久津和千石那逝去的爱情(完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到《折子戏》里的TF和亚千了ORZ……回来回来!),以及最精彩的那个对于结局的处理……评论文库对这篇文的评论也不只一篇,我就不浪费笔墨多加评论了。总之文章嬉笑怒骂皆成文章,生花妙笔层出不穷,辛辣的讽刺加上不动声色的煽情真真让你前一秒还在狂笑后一秒就开始揪心,大学四年的悲欢离合就在这几十万字之中一幕幕的展现,我差不多花了两天才看完,一口气看下来,绝对是全身通泰啊!

原创我看得也不多。听了《终身操盘》的广播剧之后找了原著来看,觉得这是一部不错的商业文,一口气看下来比较有阅读快感,应该是在平均水准之上——就这篇文诞生的那段时间来说——但要说多么经典倒也算不上,因为其中虽有一定立意但并不深刻,何况表现的东西和手法都相对浅了点——能这么明显得看出这些不足之处,说明作者的还没到达能用文笔来掩盖立意的地步。还是不如让我念念不忘的《浪曲三千》啊!(背景都不一样,这能比么……对不起了,闪灵大人)
看了公子欢喜的几篇文,把《狐缘》那个系列看了,感觉不错,有点味道。就剧情上来看,还是比较通俗的,但作者的文笔很好,能靠表达方式掩盖情节相对的简单和薄弱,我觉得应该是不错的商业文——但奇怪的是貌似公子文章的实体书在市场反响上比较一般,XQ有JMS分析说那是因为她的文还不够商业——这还不够商业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商业啊!我实在搞不懂自己和大众的品味了。
《大劈棺》,看了之后觉得文章不错是不错,但就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阅读快感不够。可能是人物塑造,或者是节奏的把握(节奏太重要了,不管是写文还是COS表演的编排)……我觉得要说雷也算不上,万人迷什么的也不是特别明显或者说白烂,但个人建议作者应该好好再修改一下,总结一下得失和经验。
《琅琊榜》,我是看了推荐之后直接买了两大本的实体书看的,同样是有暧昧的萌点,但这篇和先前看的小椴的《洛阳女儿行》在整体气质上就有较大的不同,果然女性和男性作者写文的气场几乎可以算得上截然不同了。《琅琊榜》写的不错,至少我目前写不出来(宫廷斗争和各方势力的平衡及演变),这就值得我赞赏了。书很长,我几乎花了整整两三天看这部书,其中的情节无疑是复杂的,一环套一环,不过可能由于我带着点写手所拥有的审视眼光去看,所以没有集中精力在享受阅读快感上,从头到尾看得都比较冷静,而且带着“如果我是作者接下来应该怎么安排”这种想法,所以很多应该意外的地方我也都不觉得意外了,丧失了很多乐趣,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但好文绝对是好文,暧昧的程度恰好卡在外人看了觉得没什么,内行人看了就知道这个CP是多么明显并且享受那种暧昧的感觉的地步(是的,我这种暧昧主义至上的人觉得暧昧感是要享受的!),让我一边看一边笑,当然也有点“为什么不干脆推倒”这种抓耳挠腮的揪心啊,呵呵(你笑什么……)。
《九州缥缈录》——看了之后真是相见恨晚!书买了有一段时间了,但一直没看。这回在8月刚考完之后(8月刚考完那阵子我好像是看了一个礼拜的书……)也是花了整整三天一口气看到了第四本单行本,又上网去找了《一生之盟》(这才是重磅炸弹,不出所料看得我心在滴血!)来看,看得我魂牵梦绕了好几天。江南是个能人,这真是一部史诗型的作品,宏大的战争场面看得人很有豪情壮志。同时他自己又是个腐男ORZ,知道什么样的程度最能激发怪阿姨们的热情,于是息衍和白毅,姬野和吕归尘,真是屡屡看到我几乎要嚎叫的地步啊(当然,南淮小太妹羽然小姐我也不讨厌:))!总之,缥缈录这个大坑拖了多少人下水啊!我现在也成了苦等第五本出版的坑底冤魂之一了……

《一世为臣》——这到底算同人还是原创?或者应该说是历史同人更贴切吧——这是一篇为和珅翻案的文,作者楚云暮(就是写《圈里圈外》和《疯狂游戏》的那位,算是我比较喜欢的作者了)在开头说“请不要带入王刚叔叔的形象来看”,但就读者反映来看,由于王刚的和珅实在是深入人心,所以炸飞了一群人……我看的时候基本上没有带入,而是完全当原创看的,所以反映没那么激烈吧……考完试之后先看了一点,后三分之二则是一口气看完,躺在床上用PSP从十一点多看到凌晨四点半(其中还给小P换了块电池……),真是怎么都停不下手,创造了我熬夜看文的历史!而且很多段落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一边流泪一边看的,枕头都湿了(我发现我现在泪点低了?),之后回味了差不多一个礼拜。好文啊绝对的好文啊!说实话我现在不太说的出来这文到底好在哪里,我就算被感动到一边看一边哭也还是心里很清醒这只能当小说来看而不是真实的历史——和珅是个大贪官而不是文中对福康安情深不寿的小受这是肯定的!但估计就是因为看得太投入了以至于都有些无法冷静地评价了。
仔细想想,除去情节安排(这里很多都是史实,只不过作者换了角度去写并且加上了合理想象罢了)和表现手法(作者的功底啊!),其中的人物塑造我觉得是相当成功的,尤其就和珅这个人物而言(其实我觉得有些设定比较圣母,比如在对待不是自己的那个儿子上……ORZ),虽然是万人迷受但并不招人讨厌,这就是作者功力所在——好作者是能把雷点写的不雷的。相比之下作为攻的福康安就有些平面化了,但我一时也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把他写得更丰满。至于十五阿哥永琰(就是后来的嘉庆)前半比较好,后来就有些过了……我并不看好里面他把致斋(算了我还是用字吧,写名字太别扭了!)QJ那一段,可能这也是出于我自己的喜好吧(当然后来这一段成了我的一大泪点,尤其是事后当福长安去看望大病一场几近崩溃致斋然后问他“我帮你……找他来?”那句话的时候,绝对是泪崩啊!)……不过里面几个配角都写得比较讨喜,比如和琳和福长安。
不能再说了,最后提一句,这是个SE因为比照历史的话大家从一开始就知道了,但看到两人年轻时在金川战场上互许诺言“如有相负,定不得全寿”的时候,我除了叹息没别的了——一个最终战死沙场,而另一个自缢而死。想到文中写的两人经过二十年分离纠葛之后好歹前嫌尽释春风一度之后福康安说“等我从云南回来,我们就辞官结伴归隐”,我恍然想起了当年看《纵横天下》,仙道也曾经跟流川这么说过,但往往有这种梦想的人却都无法实现,实在是不胜唏嘘。

無責任筆記

照例的看文听碟手记之08夏秋版 I

疯狂宅了一周了,天天凿壁借光下动画(于是我也有追连载动画的资格了么……ORZ:蛋蛋2,纯情2,执事,魍魉之匣,铁达尼亚,SKIP BEAT,就这么多吧……),刷XQ,觉得人生都过得快没有希望了……而且很奇怪,越是学习重压之下越想写文,现在有空档可以写了,反而写不出来了(连文都看不进了)……所以,对我而言写文果然就是发泄压力的存在吧!于是,好歹要把日志写出来……顺便,我发现现在我对那个同人一百题很有爱……倒是半年前坑的那两篇同人和都写了个开头的原创怎么也挤不出来了……FT
有一阵子没写手记了,感觉上要好好把思路理一下……汗

还是先说声优好了。XQ上几乎每个八声优的帖子我都有仔细蹲,越蹲越HAPPY。我平时不太主动去找八卦看,又因上网速度所限连不上NICO听广播(日文听力也不够能完全听懂那群囧人的口水话……),所以直接上XQ看那群人的二手资料已经觉得很有意思了。比如原来小鸟也曾经去试过阿银的音,家里养的宠物是仓鼠;比如肉村其实是个真正的废柴宅人,遭人ANTI的原因其实是他处世经验不够太过直率(看到这里的时候我萌了……至于他和3田的不了情缘貌似是个人就知道了,连八都没有什么激情了……);比如Y元一年前还是个主要工作是面对一屏幕绿色场地解说高尔夫和棒球的主;比如平子是个多么善良的好人……说到DGS那群人的囧人囧事更是一个手都数不过来,八卦的我欢乐无比……貌似我对真人八卦的热情只在声优,国内外IDOL什么的完全没兴趣……
EVENT看了家教的,金色琴弦还有死神的,各有萌点。家教的不出所料,6918和8059都是JQ满满,相比饭田明目张胆的卖腐,近藤纯良多了……不过6918不是我的本命,所以跟着叫几下也没有别的了,倒是被8059不那么明显却气场萌点全满的两人一击必杀!总之,有爱阿有爱!金色琴弦没什么值得特别说的,反正本来就不待见MAMO,看了EVENT之后更加不待见了而且玩游戏的时候笨得要死……!其他的都还不错,开场唱歌感觉还可以——我果然是没有腐点就无法燃烧的标准怪阿姨啊啊!死神说起来其实也没有什么腐气,05年的没有字幕看得就比较草,06年的有字幕看得非常欢乐,尤其是前半场的RP扮演剧场,和后来的主题坦白,非常有意思!看到这里我才知道——原来伊藤,你竟然已经是个有家有室连女儿都可以上街打酱油了的好爸爸了么……不是不接受,就是没想到……还有就是目击了楼长当众抖胸那一幕,连向来说话比较那啥的小西都看不下去了过来用身体帮她挡……我看得相当无语——总算是亲眼见证了楼长同志遭人ANTI的理由——EVENT上比较出挑的举动也就算了,她如果是因为这种过分的行为遭人ANTI的话我真是一点都不同情她!说到演技倒也还过得去,至于抢小米和皆川工作的八卦,唉……枉我当年曾经喜欢过你啊楼长……

不过要说的声优内容的正体还是drama,把那么长时间听了的都一部一部废话几句好了。
合鍵:高桥和小鸟的弟兄碟,剧情比较小白,演技不功不过。不过出于我对鸟的喜爱还是萌了……我果然好鸟受这一口……
Hybrid Child:中村春菊原作的同主题短漫集改编,其中最后两个故事极其催泪,JUN2,叶子,诹少等人的表现可圈可点,总之是一张不错的碟。
私と猫と花の庭:这部就是小翅膀被帝王攻,大家都说是QJ幼女的那部了……狂汗。看了,大振EVENT之后我对小翅膀和小下野的好感那是直线上升,尤其是对小翅膀在听了なかよし公園之后更是口水嘀嗒。花庭这部小翅膀的声音除了可爱还是可爱,尤其是发出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的时候(不是工口!),更是萌点全满!至于工口,我一开始还没觉得怎么,但听到Climax的时候喷了,传说中的QJ幼女不愧如是……小翅膀你以后如果去女声男优了我绝对不会惊讶的(猫神已有三刀樱花珠玉在前ORZ)……帝王(现在是逆生长的茉莉了口胡!)你也真攻的下去……剧情一般,没什么出彩的地方。
鬼畜眼鏡ドラマ:我到现在为止好像还没仔细说过我对平子在鬼畜眼鏡里的表现滔滔不绝的崇拜之情?这游戏太萌了,6月还没从单位辞职的时候我全部三十多个结局花了三天就打出来了,收集了全CG,那叫一个美啊!玩过游戏直接收了DRAMA,分眼镜装着和非装着两张碟。我玩游戏的时候就是主萌眼镜装着路线的,平子推YUSA的路线最高(YUSA你的女王受实在是太诱人了!工口的时候绝对是口水与鼻血齐飞啊!)!于是DRAMA里面也依然如是。当然,Y元被推的时候也是相当爽的(我最萌的其实就是总攻被推,相比Y元,茉莉现在逆生长了不能算总攻了,都快总受了……连初下水新人都可以推他!),课长路线(保村大叔你这算不算晚节不保?用的那个马甲名字还这么没品ORZ)由于是标准的年下加下克上所以也激萌,听DRAMA时候激动的心情自然也是无法尽述。最精彩的还是要数自攻自受轨,我发誓之前绝对没有听过这么精彩的自攻自受!据说当时那一轨配完之后是全部工作人员都为平子鼓掌的,实力阿实力!想见识什么叫真正的自攻自受绝对推荐这张DRAMA!
PS:眼镜非装着状态下的平子虽然勉强算得上小白受但也绝对楚楚可怜,令我想起冰见,于是也还是很待见!从日系作品的传统路线来说,御堂X克哉和本多X克哉两对的模式太普遍了所以感觉一般,但单就声优表现来说也还是不错的。总之我就是在是-ZE-和鬼畜眼镜之后彻底萌上了平子。
百日の薔薇:稻荷家房之介原作的漫画据说相当经典,而且现在也出了续作,但我小五上的等级不够没福观看……单就这张碟来说也是不错的,尤其是叶子的受,总的来说叶子这种路线跟清涧寺系列里面的大哥是很相像的,但总的来说不算雷(Tokyo Deep Night里面对小西那才叫天雷!真是轰死人不偿命!),表现的也很好,有些清冷的美人禁欲受挺适合他的(谁都别跟我说他的猩猩!)。
Scarlet:这张绝对要大说特说!虽然我现在听的时间有点长了也说不出什么了……咱们先来说千寻和羽毛的第二个故事(PIA飞),基本上工口部分色气满满,千寻的闷骚和犹豫不决表现得很好。羽毛由于角色所限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表现,但我只听了一遍就记住了他的声音,后来小五周年庆时声优板块的“声里寻他”游戏我一个不拉的全部听出来也包括了他呢。好吧,还是说第一个故事,那充满话题性的史无前例的3U搭档!当时这碟还没出只知道了消息的时候XQ上就有姐妹在高呼这辈子圆满了可以回老家结婚了……那时候我们还都在猜这两个囧人到底是怎么把这个三观不正的故事配出来的,在录音室里会不会笑场啊……看BK的照片上两人那正直的“结婚照”还有3田写的口水话“中村!我是认真/当真(这里的翻译有分歧,日语果然是暧昧的语言啊!)在配的!”绝倒……好吧,总之剧情就是3田是一个智力和交际能力低下的渣攻,而肉村是一个圣母受……抱歉除此之外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述了!其中一段QJ的剧情肉村叫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虽然不至于杀猪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充满了喜感ORZ……不管怎么说3U已经开始遭人ANTI的现状也是他们自己卖腐(到底是卖腐还是真的真情流露咱们不得而知)卖出来的呀口胡!就算再怎么大亲友也没到这种言必称对方的地步吧……就连百度上搜索一方的名字底下的链接都会出现另一个人的名字!回到Scarlet这张碟本身,我下到了漫画原作,画风和剧情感觉还是相当好的,喜欢!但就是DRAMA被这两个人弄的扭曲了……其实,我说的都不是贬义啊……

無責任筆記

完全生活在二维世界中的两天之一:CCup3

一个多月以来,其实经历的事情也不算少。看到了打动人心的文章,听到了水准颇高的中文DRAMA,很萌的日文DRAMA。不过最大也是最盼望的事情还要算是CC3和112的南京COS行了。
先来说CC3。首先,我对本子这种东西是相当有爱的,要不然也不会CC1,CC2,CC3连去三届,收集到了三届的场刊了:)由于早就打算好了1号2号两天的行程,因此是一直盼望的,就算11月接下来差不多整整一个月由于经济问题日子几乎没法过也在所不惜!

根据常年逛漫展和同人展的经验,早起排队,并且需要带足干粮,以及穿方便活动能支持长时间站立的服装鞋子是基本中的基本。1号早上6点半起床,收拾东西,买干粮,上地铁,8点到浦东,那时候排队的人群已经开始拐弯。不过目测一下,基本队伍的长度还算是在能接受的范围内。于是我很笃定地手执从上地铁开始看的榎田尤利的《权力之花》开始一边看一边排队等开场。开场前两小时开始排,看完了一整篇小说,进入合集中的第二篇《寡默之华》的时候队伍开始动了。然后我就小说也不看了,跟边上的人开始唠嗑。又过了一小时,顺利进场!由于生理原因,进场之后先奔WC,出来之后发现为了找WC我已经深入腹地。于是打算找回头上开始慢慢逛。忽然想起来,应该先找A1去抢XQ的怪阿姨团扇,于是直冲那里,结果——眼睁睁的看着最后一把湖绿被抢走鸟!万分沮丧的我只得收了一套卡贴,收拾好被伤害的心灵找回头路(一开始开走错了方向走到更后面去了,结果居然被志愿者人——我还几乎什么都没买呢!)。以上途中一眼望见了那张早就心水结果没上以为通贩结束了的钢炼同人DRAMA!二话不说先收再说(20块算啥,就算50我也毫不犹豫地买了……),没想到啊没想到,站在摊子后面的赫然正是kkruy大人啊!(后来回来听cd,再度感叹kk同学您真的是神啊!现场听人家出声的时候我就狼嚎了)由于太过激动居然没想到照相……直接拉了在cd内页上签名。等找钱中聊了几句,表明自己也混过当年的钢推,发现看摊的几位都是同出身,边上站着的正是我奉若至宝的夜字系列作者之一溯!(很不要脸的说自己是《那方》的作者,然后人家说“噢,有印象的”的时候那感觉……还有CC2上在BK论坛本摊位前面说自己是《意识》的作者之后也被人说“啊原来作者是你”的时候,那绝对是对一个同人写手来说最快乐的事情了。当然,我和菜同学是不能比的……)人生,就是这么充满惊喜。同摊位卖的大豆同人游戏是早就网购了的——根据后来的经验,预订以及事先网购实在是很重要的,无奈我这个不经常四处逛的宅人又怎么可能知道那些无数和自己口味的本子的预订信息呢……萌的东西太多有利有弊,利就不说了,弊的话一是精力太分散二是花钱的地方比别人多了很多,三是遇到这种抢本子结果没抢到的场合失望也更大……唉……
边上不远处的摊子是A to Z的,这也是一事先就买好了的本子。不过看到摊位还是试探的上去问了下,“请问有没有两位作者中的某人在?”边上的人一指:“这位。”我按捺着激动的心情开始猜是哪位:“是红零大人还是AA大人?AA大人好像是去留学了,那么应该是红零大人吧……”噢噢噢!BINGO!我于是又失态了,同时嚎叫:“本子我早就买了的,该拿什么要签名!”真人看上去很腼腆的超萌的红零同学于是让我从两张特典书签中挑了一张,签了名……为虾米,为虾米我还是没想起来照相啊啊啊!请允许我再度表达对A to Z两位作者的崇敬之情!我混了数个圈子,基本上都能找到这两位大人的足迹,而且萌点和CP都相同,文章质量也没话说!尤其是钢炼和白!
以上就是那天最大的两个惊喜。其他的,比如又见到了派派和阿七摆摊,其间KUKU也出现了下。和派派阿七聊天时忽然看到了一异常美好的伊万(APH真是红啊!),背面看衣服原版,正面一看,不仅相貌端正,而且手里还真的拿了个水管!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是没有拍照!当时我就奸笑着GD人家:“你家老婆呢?”边上就有人附和:“对啊,你家王耀(耀君)呢?”其时正好我在和阿七互留手机号码商量哪天一起结伴去新婚的瑛儿家拜访的事情,结果我一看到自己作为手机屏保的耀君便马上递到那个伊万面前:“看,你家老婆在这里!”然后那姑娘还很配合的深情款款了一声:“啊!老婆~~~!”笑倒,彻底囧rz……另外,场内的COSER都挺美好的,比如两对气场异常和谐且暧昧的6918和8059,比如排队时某背影美好的雪露,比如穿着全套神田装束卖DGM COS本的摊主等等等等。

至于本子本身,除了《花火》我也是早就网购了的之外(这本质量相当高!当时在网上一看到就直接收的),还是在自己经济能承受的情况下收了不少精挑细选的本子(我觉得自己挑本子的要求还是挺高的,漫画本画风要正,分镜要好,印刷也不能差的同时还要考虑价格;小说本印刷要求也高,排版,字号都要看,CP合是基本要求——就那么点挑本的时间,文风故事什么的实在无法太在意,所以如果是有印象的作者的话就比较有保证)。
家教的:为什么8059总是和6918或者6927合同啊……泪水,单本真的这么少……以至于我不得不同时败了那一半6918,算了,反正也不雷,随便看看了……不过收到了FOX的突发8059新刊,还是满意的。
银他妈的:青葱本就算了,但我是偏向土银的啊!为什么要收那本3Z的银土啊!但偏偏那个本子还那么美好……泪奔了。
死神的:又是一个逆我CP但实在美好忍不住败了的本子。我现在转恋白了,但那个白恋本……唉,不提也罢。不过这时候就看出本人CP基本通吃雷点也高的好处和坏处了……
国拟的:只败到了意志本KISS ME,我的露中啊!我的美英啊!都没败到!不过也实在没钱了……
SS的:清朗05年的个人文集,全国最后一本待售中的被我买走了。第二天在去南京的火车上看了之后感叹,当年那些经典的文章现在看来真的不过尔尔,但这个本子毕竟还是很有意义的,败了也不可惜。
CG的:怎么说呢,看了一圈下来居然是LR比较多,难得看到个不错的白本于是就收了,但问题是,又逆我CP了!!难道就真的一个白本也没有吗!不行,我要去预订那个R3!!
蛋蛋的:婕有两套本子在那里卖,是我转下来觉得全场蛋蛋本质量最高的本子了,又是心头爱的LT,于是在两本之中摒弃了过于少女的伪娘女装本,收了另外那套。回来看,漫画质量还是相当好的。但小说……算了,我算是知道了,这种砂糖剧情和文风才是主流吧,算我口味太高了……
大振:那个田花本绝对是惊喜中的惊喜!我看画风不错CP又有爱于是收的,结果回来一看,别看他本子又小又薄,画风比较简单,但气场相当和我口味还有河蟹呢(……)!其中的小说文笔故事也是!拍手!
山寨网王本:这个也是不算惊喜的惊喜。因为CC1上收过同作者画者的猫警长本(…………),相当有爱,于是内容也没看直接收了,回来细看,性价比还是很高的,继续拍手。
总的来说,惊喜很多,遗憾也不少。原先想收本隐王的,无奈转一圈下来不仅钱不够了就质量上来看也没觉得有非收不可的必要,于是就没收。同理还有银他妈的维新志士本等等。还有那个虚子本,看天窗上登录的时候很想收,结果第一圈转出来居然没发现,第二次进去的时候(没错我进去了两次……一张票本来就可以进去三次的嘛……)看到了——不过那时身上也只剩下十块了,是很心灰意冷的上去翻见本的——翻了之后觉得还好还好,就算不买也么有关系……OTZ……喜羊羊灰太狼本完售,于是无法可想。绝望老师本连翻都没顾得上翻……另外,发现自己不萌战国BASARA和霹雳,果然省了好多钱啊……
由于天气原因XQ版衫大家都无法穿出来了,于是就看到版包在我眼前乱晃,也顾不上邪魅一笑的认亲。前几天到手的五周年官方纪念版物中的无纺布袋派了大用场,先是装干粮,后来我就被我挂在手臂上,手里捏着钱包,一路且看且买,一个个本子往里装。出来后在边上的女仆咖啡厅(早就想去了,但没想象中的好)里坐着休息了会,喝了杯巧克力奶茶(本身味道一般,但杯垫是剑八,真有爱:)),整理整齐之后开路回家。1点多到家,2点就上XQ发了CC3归来的帖子,然后实在撑不住倒头大睡午觉了。

無責任筆記

完全生活在二维世界中的两天之二:南京追随COS做民工之行

1号的CC3已经很累了,但2号的南京之行还是不能不去。在老家看过亲友们的排练,当时就觉得不错,于是希望很大呢!30号夜里回上海,31号马上去买了2号的来回车票,结果由于弄不清楚他们的行程,于是回上海的票买早了……泪,早知道也买8点的回程票就好了啊!为什么要买成6点啊啊!
为了省钱,我买的是特快列车的过路票(才40多块)而不是动车组,到南京要三个小时(回程没有特快的票,不得不买了动车,单程居然就要90多块!),而且开车时间很早,6点21分。于是我早上五点多起床,6点到站,一路玩空之轨迹3,看清朗的米妙文集,吃昨天剩下的干粮米饼补贴早饭,9点二十几分到站。之前就打听好亲友们的到站时间,知道时间相差不远(貌似只有几分钟!),于是就想能不能在火车站找找他们。但没想到一出站台,在地下通道里仔细搜寻一下,就在另一个站台出口看到了显眼的宿和影娘,于是很HAPPY的合流,一起出了站,打车去了南京国际会展中心。其间,凭着去年5月和几乎同一批人来南京出五星时仅只一次的记忆,我顺利带领大家找到了火车站的WC……我的方向感和认路能力连自己都觉得惊讶。
不过接下来一路打车的时候,菜说受到我也想出两人合同本到CC上摆摊的鼓舞,又更新了一章《背向》。我说根据我观察CC3下来的经验,貌似杂烩本比较难卖(又不是红零AA那样有名……杂烩本A to Z 居然完售!不过说实话我基本上对菜的名声还是比较有信心的,不过XQ上的声名……苦笑冷笑加路过吧),所以我们至少也得出单作品杂CP本而不是全作品杂烩本。现在看来,出家教杂CP合同志还是有点希望的,努力吧!如果菜把能那篇《苍火坠》填完的话,死神本也是能出的……不过这个希望貌似比较渺茫……
进了场,赫然发现正在表演的是《一骑当千》——以女角色制服裙摆的长度和露内裤次数以及爆衫闻名的邪恶动画。表演本身没什么好说的(说实话一整天看下来基本上都没什么好说的,我的品味早就被CJ决赛和杭漫吊到一定水准了),不过当我看到那个孙策伯符的大腿的时候零乱了,找到一个人就扑上去哭:“为什么人家腿粗成那样都敢穿超短裙上COS,我的腿比她还细些呢!(大误)为什么我就不能上台啊啊啊!”
接下来,一边偷看几眼表演一边帮着准备。化妆(化了蓝白莲花的眼影,不过实在佩服娘的配色啊!还帮着粘了数人的假睫毛……),服装,毛,道具等等……虽然没什么经验,虽然我也知道自己实际上起不到什么作用,但跟大家的感情都是在一场场表演比赛兵荒马乱的准备当中结下的战斗友谊,往往一次下来,就跟团里那些原本都不认识的人瞬间熟了……不管怎么说,能帮多少帮多少,化妆服装也好,吆喝也好,沟通也好……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看上去我这个民工倒比真正要上台的亲友们还要紧张——那么多次表演比赛,什么大场面没见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紧张成这个样子,就怕大家没准备好,主持人时间没拖够……但当大家都准备好到后台集合准备上场的时候,我的心情已经从怕哪里出错的紧张变成了期待看到正式演出的紧张和激动了。
下午2点左右吧,总算都备齐了。我帮着传递了一下开始信号,于是大家上台。一周前在合肥看大家排练,人不是很齐,也没有穿衣服带妆,但大体情况已初露端倪。我对徽团人的台风和表现力是绝对信任的,而往往COS表演的精华也在于此,虽然这次撞了三个长安团,但我也绝对相信我们的人是最棒的。果不其然,从主角3P党到小3P党,到其它角色,所有的妖精,金吾卫,基本上都在平均水准之上,随便拉一个出去也能站得住脚。有些角色我看排练的时候就知道肯定好,比如娘的太后,菊花的小安子。但现场看正式表演,更有无数惊喜。菜的八重雪极其英气,居然让我看得心动不已!文子的李琅琊没话说啊!小一的演技和台风实在盖了!蓝白莲花的美貌有目共睹,一瞬间粉丝无数——新人质量高啊,真高啊!司马看上去也不像初次上台呢!阿八极端可爱,就算是龙套角色也不像龙套了!其他等等等等……金吾卫集体舞剑的一段,这个编排本身就把其他出的过于柔美妖冶的长安比下去了。我们的演出,服饰精美不说,整个编排上突出的就是风流倜傥,加之各人的台风演技,走台流畅,绝无冷场,征服了一大片观众。
这还是台上的表现,他们一下台就被众多相机手机包围了。我在边上上窜下跳,加之各人的RP本性,无数混乱的邪恶的CP(比如皇X雪,笑抽,真的是那个“皇”X“雪”啊……倒地)纷纷出炉,到后来更是RP的AZ的WS的POSE花样百出(比如那深沉的群体背影,深沉的千手观音,以及深沉的一颗红心向太阳等等……)——这才叫玩啊,不过大家也都玩得很开心ORZ。我只有手中的手机,只有能拍30多张照片的内存,后来空间全满……不过还是那句话,我的200万像素手机总是在关键时刻派上用场……
最后得分,88分(目前所知的最高分是1号90分的怪物猎人),在我看来,三甲应该是唾手可得了。在火车的最后时限之前,20人浩浩荡荡的一起在会场附近找了家饭店,完全出乎意料的被安排在了“百合厅”……为啥没有菊花厅……自PIA。我一边传照片一边匆匆忙忙地吃了几口菜就冲出来打车火车去鸟……再度遗憾不能跟大家再多呆一会……唉……
如无意外,下次跟大家见面应该是在老家的冬展上了。跟胖子说好了还是我主持,叉腰笑(被PIA飞……)。
介绍,是什么?能吃吗?

未那个啥/萝卜

Author:未那个啥/萝卜
自留地纯粹
人品崩坏有

水产存在可能
补品存在不定

ACG向主
耽美向主

同人大好
(向来N作并萌因此爬墙无)
中度声控

垃圾产出有
吐槽有
YY有
妄想有

现居袋鼠国

目前为:
动画连载及新番
漫画连载及新作
国内及菊家腐物
ComiCon
等等等等……
看不到吃不到所苦

APH露中米英
家教8059
等等等等……
萌点燃烧中

时光,请让我无视
<10 | 2008/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QRコード
QR
検索フォーム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